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宇宙经纬,易天地春秋

由已知推未知,无限的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色狼晚期(没得救)患者, 0 著名折腾自己玩专家, 00 著名没人知晓的杂家 000 名语:老婆打雷我下雨,老婆骑马我赶驴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关于“蜗居”:谁是性无产阶级?  

2010-02-08 22:09:55|  分类: 记事本_我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洛洛(李思磐)《关于“蜗居”:谁是性无产阶级?》

 

引用

洛洛(李思磐)关于“蜗居”:谁是性无产阶级?

 

 

文  洛洛

因为电视剧《蜗居》,婚姻成为热点议题,关键词是“阶级”。

关于男性的“性阶级”焦虑,一篇评论谴责说:“一个男人所能获得的女人的质量和数量,与金钱权势成正比……这种性资源的掠夺,不仅造成社会道德感的缺失和正义感的沦丧,……而是关系到社会的稳定。”

在《南方都市报》上,天涯网友陆英九发表了他“性阶级与阶级斗争”的宏论,按照房产占有,将男性分为四个“性阶级”:合租男和廉租男(性无产阶级)、经济适用男(性中产阶级)和豪男(性资产阶级), “性资产阶级分权力、金钱、文化、房地产、黑社会等多条战线发起全面攻击,性无产阶级一方的防御阵地被全面突破……与此同时,观战的性中产阶级发现性资产阶级的一个方面军已经悄悄从后面包抄上来。 ”

使用 “阶级”这个词,“陆英九”们似乎在呼唤平等;可这种平等的追求如此不彻底,对于他们,游戏的另一半人——女性,只意味着“性资产”。他对优势阶级怀抱怨恨、猛烈抨击的同时,自己又相当势利——他将女性按照性价值和“贞洁”程度,分为“美艳”“简单方便”“很多男人都找过”等档次;在他的描述中,女性只有被“独占”、“共享”和“被猎”的命运,如同在宠物市场待价而沽。

什么是失败者?失败者并非是在别人的规则体系里败下阵来的人,而是在自己承认的输赢法则里,愿赌不服输的人。用阶级观点,“陆英九们”似乎是对不公义大加挞伐的革命者,其实不过只期待一次篡权。前提是,他认同这样的一种“性资本主义”——女人根据性价值等级,来分配给占有相应社会资源等级男人。男性的人生目标,仅仅是通过占有物质和社会资本,去 “占有”多多益善的女性——抱持这粗鄙规则的,不仅是各种莫名其妙有权有钱的人;事实上,被他们所压迫和剥夺的人,也全盘接受。

他们看不到,这其实是一种自我工具化,将女性当成性工具的同时,男性自己也成为某种商品。就如“陆英九”描述的战场,他们感受的两性关系没有爱与人性的温暖,没有个体生活选择的独特性和能动性,只有冰冷的交换和分级制度。这样的“性资本主义”,正是男性中心的等级秩序的轴心。

    在这个轴心法则中,女性失去了文化价值的生产工具,沦为性别文化上真正的无产阶级。她们并非没有性欲望——可是文化认为,女性的性欲在于满足他人,用身体来交换生存资源,因此被从“占有性资源”的阶级谱系中除名;她们可能有房有车,但女性拥有的社会资本被贬低,按照男性的利益,而青春美丽的身体形象——性利用价值被定义为“核心竞争力”。

    陆英九们显然支持这样的法则。“阶级”没有用来批判 “性资本主义”带来的人性异化,也对游戏中另一半人缺乏公平,简直是对阶级分析理论的亵渎。我认为,这种论调损害了那份我尊敬的报纸的报格。

还有网友也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战书:老男人,不要动我们80后的女人。亲密关系为何变成了男人之间的PK?要知道关键不仅是男人们如何结盟或是达成协议,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父系部落里;在现代社会,女人拥有身体和头脑的自主性。这是被性焦虑男论者忽视的重要事实:女性能够受教育、有职业的现代社会,性阶级战争并不只是男人们的游戏,它的另一半真实,是女性在自己的情境中,按照自己的生活策略作选择。

对于集中面对就业和置业双重困境的80后群体,男性固然困难,加上人口性别比的婚姻挤压,确实会导致严重的性焦虑。但80后女性机会更是缺失——每年毕业生交流会上越来越多的“只要男生”便是明证,更不要说比比皆是的性骚扰和歧视。确实不排除一部分女孩,需要通过婚姻和性,去换取自己向上流动的机会。然而,社会的制度缺失不谈,来谴责这些“海藻们”的“物质”,是否公平?

而另一种情况是,通过职业足以自立的城市女性也越来越多,她们可以在社会地位和生活综合品质上,达到一个较自在的水准。按照“性资本主义”婚配原则,她们必须找比自己“强”的男性;但对于比她们还强的男性,符合“性资本主义”标准的、身体价值优质的性商品选择很广泛,她们竞争力又不够。此外,很多男性其实没有做好准备,来适应女孩子的进步;他们甚至比父辈更加退步,用传统的角色来要求妻子;在这样不公平的婚姻模式中,无须靠婚姻获得饭碗的女性,从婚姻中得到的关爱和支持最小化,甚至要损失职业发展和自由。无论什么原因,她们的结婚年龄在推后,于是被称为“剩女”。这些女孩子处境并不像这个称呼那么悲惨,在华语世界,惟有中国大陆给她们这样的雅号。

 “性焦虑男”与“剩女”的共时存在,是男性中心的社会,对女性社会资本成长的不适应和不认可。“陆英九们”只是对娱乐圈、艺校生、大学校园里的潜规则、富豪的情人、政府公务员包养的二奶三奶表示忿忿不平,但对绝大多数跟他一样在努力打拼、比他更加聪明和对现实有判断的女性,却不置一词。女性正在资本增值的婚姻市场,需要男性改造自己,用更平等、关爱与合作的身段参与亲密关系;而非占有和掠夺;用更加多元的眼光看待人生的丰富性,而不是只在地位上PK和混战。而不“物质”的女孩子的培养,需要社会为所有人、尤其是女性的自食其力,创造更多制度保障。

PK“老男人”的作者,试图发动“80后(婚姻的)自产自销运动”。这算是一个有意思的倡议,但基本前提,是与女性的结盟。应该改变的,不仅是目前严重的贫富不均以及权利鸿沟,还有性别文化之沟。惟有如此,我们才能走向一个更加公平和健康,而非人格分裂的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