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宇宙经纬,易天地春秋

由已知推未知,无限的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色狼晚期(没得救)患者, 0 著名折腾自己玩专家, 00 著名没人知晓的杂家 000 名语:老婆打雷我下雨,老婆骑马我赶驴

网易考拉推荐

十一岁小女孩写的牛叉评论,赞!  

2008-08-10 16:18:48|  分类: 记事本_我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厨房里的猫 (670571648)在 2008年7月31日 13:32:28(顶楼)的发表:

链接:http://bookapp.book.qq.com/origin/workintro/803/work_1827619.shtml

作者:娇无那

  • 一场忧伤的穿越,一场残酷的战争,一场凄丽的爱情,我若是小乔,谁是周瑜?我若是风四娘,谁是萧十一郎?我若是那个艳惊天下的女奴,谁是我的主人?

      

       纵然时空易转千百万回,我也认得你,深蓝眼眸中如暗礁的忧伤,一不小心,就触翻我心中的小舟。

      你摘下一朵白蔷薇,置于鼻端轻轻地嗅着,那种清幽的芳香,沁入心扉,我就在后面静静地看着,你是纯白的玻璃娃娃,精致不可方物,我为你,贪!嗔!痴!恨!爱!疯!癫!痴!傻!怒!

       傻孩子,纯洁的爱情,不是女奴可以期盼的,但我希望给你。

                                                                                                  ——-——图兰沙自语

        那那的《埃及艳奴》里,最让猫猫发痴发傻的,不是腾格尔,不是伊扎丁,不是萨利赫,亦不是哈里发,而是王子图兰沙。

       那那这样描述他:湛蓝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薄唇,下巴微微翘起,在中间,有一道很深的凹痕,似乎要把下巴分为两半,使这张脸有种说不出的傲慢。

       他像中国古代某些不羁的贵公子,伸手卷一卷安娜的纯金色头发。

       亲爱的,你的头发卷在我的指间,让我心动。

       图兰沙是王子,平日里看惯了女奴们对他毕恭毕敬 ,今天看见巴格达来的女奴娇小可爱,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她竟然不认识她。

       开始只是调笑,回头却发现自己已经醉了,醉在安娜眼眸中并不妖媚的一盏清清白葡萄酒中。

      这个没见过父亲多少回的小暴君,暴戾成性,只要看见什么人不顺眼,抽出皮鞭凶狠地发泄着,可是沙哲尔,那个第一次笑骂他的玻璃娃娃拦住他,并反问“她犯了什么错!”

      傻孩子。

      我打人,不须要理由。

      图兰沙的性格里有一股巨大的暴戾之气,一旦发作,就会被自己的心魔搅得挖心挖肺地疼痛,他需要发泄,心魔即是他与安娜命中带牢的一个情字,一个他与安娜穷尽一生卜算不得彻悟不得求索不得的一个情字!

     

      乔小乔,那个冰雪精灵的女子,完美地无一丝瑕疵,惊为天人。

      戒指刚刚好合她的纤纤玉指,正如她娟秀的手指,合在图兰沙心门。

      那那很有才华,她借安娜的口道:

      我给你们铺床 

     我给你们叠被 

      我给你们抱枕头 

      我给你们剔烛花 

     端茶 

      送水 

     传信 

      望风 

    小公子你知不知道 

    我淡青的褶裙里 

    系的是去年你要扔掉的粉蓝旧汗巾

      实际上,是安娜的自伤啊。

     

    那啥,给那那提几点意见:

    1:安娜都十八岁了,图兰沙怎么才十六七岁额?年纪改大点。

    2:情节有些不紧凑。

    3:语言不太优美,不如《赵飞燕传奇》的好。

      哦,腾格尔,那个浪子,那个总在关键时刻出现的人,那个如影子一般沉郁低哑的家伙,我想,他的目光或许就像李冶李季兰那样“神情萧索”,带着几分傲然,几分不羁的样子,更多几许江湖浪子的习气,总那样的淡漠黯然,作为一个男子,不能去行军打仗尽抒抱负而去当奴隶,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  安娜与腾格尔,总是一次次的擦肩而去,一次次错过,不如不爱,不如神交到老

  •    猫猫个人觉得图兰沙应该是像《凤城飞帅》中的朱渝一样,感情炽热明烈,结局往往却是失意,和何玉树差不多,疯狂而热烈。

       不想臆断情节。

                                                                                                         猫猫

                                                                                              7月31日评

  • 都瞧一瞧看一看了,猫猫为《埃及》写了两个评,另外一个更好:http://qbar.book.qq.com/yuanchuang/62957.htm

  • 参悟不透的情:猫猫再评《埃及艳奴》

  •  一直以来十一岁没满的小孩子猫猫都超级迷恋那那的文,是个标准的小无花果(那那粉丝的自称)。

       稀饭那那文中蕴藏的忧伤和疼痛,而不只是单纯的忧伤和疼痛。还有无奈,对世界的无奈。

       你是女奴,你身不由己。

       难道只是女奴身不由己吗?不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身不由己的,包括高高在上的哈里发或苏丹或最高统治者什么的。人与人之间是互相牵绊的。

       一部隐含着隐忍和哭泣的《埃及艳奴》,没有《赵飞燕传奇》的纯白色忧伤,亦缺少优美的语句。

       世界不容乔小乔或安娜或勒必尔或沙哲尔优美,《赵飞燕传奇》里的倾国或安心,住在别墅皇宫里,锦衣玉石,她们可以忧伤可以优美,因为她们高高在上,因为她们是一片冰心,住在物质打造的玉壶里。而安娜是女奴,纵然艳惊天下,也只是卑微的低贱的女奴,为王后赏赐一杯蔷薇露而欣喜快乐,再忧伤,也只能在心里保留。优美?优美?一个奴隶,整天被别人呼来喝去,能优美得起来,最多是忧伤而优美。最大的优美是在蔷薇园里轻轻地摘下一朵白色蔷薇,期待着属于自己的爱情与幸福。

        在书评区有人道安娜滥情,我只一笑,不如以《赵飞燕传奇》里的一句话答之:

       都说男人可以同时爱上好几个女人,而女人在一个时间段中,只会爱上一个男人。

       其实,无论男人女,都可能会在一个时间段中,同时爱上好几个人,因为他们应该分几段时间去爱的人忽然一起出现了!

        我不知道那那想把安娜这么多的爱情写成什么样子,或许只有一个是爱情,其它的是亲情,友情.......

        还是都爱上,只能选择一个,舍弃许多个。

        其实安娜也迷茫。

        安娜也在痛苦地抉择,欲望,爱情,火焰,忧伤!

        而安娜自以为已经娴熟不已的爱情,其实她不懂,不明白,一个情字,需要我们倾尽毕生领悟卜算求索,而有人自认为很懂,却是最傻的那个爱的最深被伤得最严重的那个, 一个情字,穷尽毕生领悟不得卜算不得求索不得,直到遍体鳞伤,爱情是深入骨髓绵柔入骨的毒药,最温柔旖旎,最是穿肠之毒,彻骨销魂。

        爱上一个人,即是中毒。

       爱得愈深,愈是疼痛,愈是被那个人下的蛊折磨得疯癫痴狂。

       安娜的爱就像晏殊的那阕《木兰花》: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

       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安娜的爱情缥缈无踪,这种爱情似乎都像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委婉细腻,又如鱼玄机,颠痴不已。或许当安娜红颜苍苍老去,会像李煜《锦堂春》里那样叹息一句: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并有“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回忆少女时光。

          终是红颜易老。

          爱是一盏暗红毒药。

                                                                                                                                 猫猫(QQ670571648)

                                                                                                                8月2日

  •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