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宇宙经纬,易天地春秋

由已知推未知,无限的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色狼晚期(没得救)患者, 0 著名折腾自己玩专家, 00 著名没人知晓的杂家 000 名语:老婆打雷我下雨,老婆骑马我赶驴

网易考拉推荐

比丘国:蝶旖若尘(飞燕舞蝶)  

2008-03-25 12:05:16|  分类: 用图说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飞马走洛阳楼,山掩斜阳几度秋;


 

魂兮梦兮难相忘,忆君依依泪长流;


 

魂消梦长盼君归,斜柱空弹君知否;


 

盼过昨宵又今宵,花镜拂尘为谁容


 

妾盼君归诉衷竹声乍作喜迎君!



   在高昌国待过一段日子后,忽地听说高昌和比丘又将合并,不知是喜还是忧。从当初的懵懂少女到现在的看破红尘,要不是可怜霖儿孤苦无依,我早怕是长伴青灯了。

    心如死灰,青丝成雪大抵也就是现下我的情景,简单地和比丘分别已久的姐妹飞天舞使一番寒暄过后,领着儿子,回到了比丘曾经的家。偏偏祸不单行,我和夫君私下凡间的事情已被天庭知晓,二郎星君命我即刻返回天庭,却不让我带走霖儿。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骨肉分离,要我舍弃霖儿,是万万不能的。我目送着二郎星君愤然的离去,我知道我的劫数自是躲不过了。

    是夜

    “霖儿,如果娘有什么不测,你就去投奔你的香水姨娘,她会象娘疼你一样爱你的……!”我不知道明天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我只想给霖儿留下最美的一晚。
    “娘,我不要和姨娘一起,我就要和您一起,我们还要一起找爹呢……”霖儿娇恬。
    “傻孩子,你还记得娘以前教你念过的诗吗?”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娘您说的可是这首啊!”
    “霖儿真是聪明,如果娘以后不在你身边的话,你要牢记这首诗,他能帮你找到你爹……”

    翌日

    “舞蝶,你怎能如此糊涂,枉本座一直视你为己出!”王母娘娘一脸无奈。
    “承蒙娘娘错爱,我已犯错,但我不曾后悔,只可怜我那年幼的孩儿,情到深处无怨犹啊,娘娘望你成全!”
    “国有国法,天有天规,纵使我饶过你,又怎能说服其他仙家呢?舞蝶,你要想长留人间,本座只有废除你的仙籍了,让你轮回为九尾狐,受尽九九八十一难方能恢复真身,你可愿意接受考验?”
    “为了能一家团聚,再大的劫数我都愿意一人承受,谢娘娘开恩!”我决绝的一笑。

    铜镜里,是一张妖媚的脸,额前一朵梅花烙印,五彩发带髻着一头紫发,不笑而媚,一笑倾城,再笑倾国;腰后是长长一袭尾巴。是的,我想起来了,我已不再是曾经的飞燕舞蝶,现在的我是大家口中的九尾狐,他们都唤我“遗忘dē梦”。我只记得一道金光向我射来,等我清醒时,我已躺在了水帘洞里。凄决一笑,现下的我可是大家口中祸害的狐狸精。脑海里浮现的是霖儿那张布满泪痕的脸蛋,我却不敢前去和他相认,他不会认识眼前这个妖艳的女子会是他的亲娘,我的妖籍身份会给孩子蒙羞。远远地,看着我的好姐妹香水味领着霖儿远去……霖儿只会是认为他的娘亲已经死了,他还会继续他的寻亲之路。

    没有了霖儿的日子,还是要继续着。几许失落,每每在梦里纠缠着,九九八十一难是我的劫数,我憧憬着劫数完后的重生……

    洛阳·归来阁

    虽然身为九尾狐,可我却从不滥杀无辜,因为我的名字,我加入了遗忘家族的“清枫雅阁”,大家的团结使我久违的笑容又重新展现。于是,仗着大家的帮忙,我在洛阳开起了自己的酒店“归来阁”,在我心里始终有那个无法磨灭的愿望,我想见到他,无时无刻不想念着他,盼望着有一天他的归来。
    就这样过着那些浮华的日子,归来阁老板“遗忘dē梦”从一开始便是一个传奇,江湖上的猜测多了,那些流言蛮语便就不值得一一去追究了。

   好几次我都想去和霖儿相认,但是霖儿一见到我,眼里是那样的憎恨,想必在他小小的心灵里也认为我是那些流言里的坏女人吧,我退缩了,面对世人那花枝招展的背后竟是如此的落寞和辛酸……

    半年后

    归来阁在我的经营下,也有了一定的规模,不少的文人雅士经常在酒楼里吟风弄月,不知道从几何时,我的归来阁竟也闻名关外了。不少的客人慕名而来,时间一长了,便也住下了,成了名副其实的比丘人。

    最近一段日子,经常听见姐妹们说比丘来了一个侠士,武功绝顶,已经连续打败比丘好几大高手了,惹得比丘的姑娘们爱慕频频。从她们的描述中,我知道哪个侠客有着怎样的气宇轩昂。这么多年我的心里满满是他的身影,心里又怎能容下他人,所以对姑娘们的痴迷,我多是一笑置之。

    直到那个艳阳天。

    我还是以往的那样招呼着客人,忽地酒楼外一阵响动,我的眼神穿过层层人群往那焦点望去……几乎是半晌,我望着那熟悉有陌生的脸,一下子昏迷过去。

    曾经梦里寻他千百度,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刻,他却忽然出现了,一时间我却平静的异常,我知道在我望进他眼神的那一刻,他也看见我了,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刹那,我感觉到心碎。等我醒过来时,他却已离去,是啊,也不能怪他,毕竟我在他眼里已然是个陌生的女子。我该怎么和他相认呢,我不禁踌躇。

    “中七,你知道方才那位客人是谁吗?”我激动的问侍女。
    “梦姑娘,他就是我先前和你说的哪个侠士啊,哎,只可惜……”
    “可惜什么,你快说呀!”我急了。
    “可惜他来咱们比丘国居然是为了寻他娘子而来,据说他娘子已经失踪好些日子了,是生是死还不知道,不过他和他儿子倒是相认了……”

    我满是震惊,霖儿和他爹相认了吗,这是真的吗!!!

    说来也巧,要到傍晚时候,中七说他来投宿,我迫不及待地下楼招呼着,吩咐丫鬟们准备最好的上房。

    “爹,我要和你一个房间!”霖儿小手紧紧攀着他的脖子,看着这副天伦,我心里此刻是多么的满足。他满是不舍的抚摸着儿子小脸,心疼溢于言表。
    “爹,我已经失去娘了,我不想再失去你!”霖儿生怕他爹丢下他,赶紧补上一句。他半晌不说话,只有他眼底的湿润告诉我,他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不平静。


     正当我想插话时—

    “霖儿,我找你们好久了,你们怎么可以不告而辞呢!”一位长相甜美的姑娘此刻出现了。
    “舞姐姐,我和爹不想再麻烦你啦,你回去告诉香水姨娘,谢谢她的照顾,我以后还会回去看她的!”霖儿对她不好意思地说道。

    原来这丫头是香水妹妹的家人,从她那含羞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她对他的爱慕,只是她似乎很怕他那冰冷的眼神。所以她一直躲闪着不敢正视他的存在。

    “小舞,谢谢你们照顾霖儿,霖儿是我的孩子,我再也不会扔下他,你们请放心,我已经失去他娘了,我不可以再失去他……”男人眼里是感谢,也是悲哀。
    “恩,这个……”小舞终于鼓起了勇气“我要跟你们一起走,我要照顾霖儿!”她一口气说完,也不顾大家的意见,要了一间房,自己倒先上去了。留下一对父子大眼对小眼,无可奈何!
他至始至终看都没看我一眼,我忽然觉得心里疼的厉害,心神一个恍惚,一个不稳向他倒去,此刻我真觉得是无地自容,在他眼里,我真成了一个风尘女子了。他不着痕迹的轻轻推开我,忽地一声嗤笑。我不敢正眼面对他,匆匆离去。

    夜凉如水,风幽幽地吹着,撩动着我波澜般的心,眼看着一家人的团聚,我却举步不前,在他心里,我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天知道我多么想和他坦白一切。但是触手可及的幸福此刻却离我那么遥远,我已经不再是他以前的飞燕,眼前的我只是一个红尘中的妖媚。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的另外一个身份,我还有劫数在身,此时和他们相认,岂不是要连累他们父子,我只有心底默默祝福他们,他应该有个更好的女子相伴,霖儿也该有个完整的家庭,心地一个念头升起。

 

蝶飞轻舞红尘扰,残烛未灭孤窗白;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小舞不经意的吟道。

    “这诗是谁教你的!”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小舞身后。

    小舞惊喜的转过头,“恩,我经常听霖儿念这诗,我觉得好听,也就记下来了!”

    “是吗?”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然后忽地一声大笑,笑中竟是血泪。

    “你知道吗,这诗是我娘子最喜欢的一首,是西汉卓文君写给司马相如的名句,以前飞燕在我身边的时候经常在我耳边念着诗,说是很羡慕文君的才情,就是这首诗挽回了司马相如的心……她总是那么多愁善感,在她的世界里,我就是她的全部,可是我不懂她的心,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离开她,我喜欢追逐名利,我为了我的雄心霸业,疏忽了她,等我回头时,她却带着我们的孩子远走他乡,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她们母子,可是每每都是一场空,直到在比丘国遇到霖儿,只可惜造物弄人,霖儿他娘却不在了……!”他一口气说完埋藏心底的话,身子颤抖了几下,看得出他也是一个沧桑的男子。

    “她现在已经不在了,那你就打算这样和霖儿过一辈子吗?如果可以的话,我,我……”小舞急切的说。

    “你,你始终是小舞,不是我心中的那个舞儿,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是我爱的始终只有她,这么多年虽然我一人在外奔走,可是她们母子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心里,我们约好了,一定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的归来也全是为了她们母子!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去吧”

    小舞被拆穿心思,一跺脚,跑着离开了。

    我始终都在暗地里看着他们父子两,他的一个微笑,霖儿一句甜甜的“爹”都会让我感动许久。

    你的归来,我的离去,难道这就是宿命,惩罚我们当初的任性吗?不过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你们,我也很是满足了!

    该来的始终躲不掉,额头上的那梅花烙印此刻象火烧似地侵蚀着我的身体,我象发狂似的伤害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到处都是追杀我的人,我掩着受伤的心逃得远远的,独自添噬着伤口。

    洞外,满是一些武林侠客,口口声声要侏杀我这个祸害,那些侠客中竟然有他的身影!这一劫,我是逃不掉了,就算死我也只愿死在他的剑下。桃花朵朵随风飘落,落在我的发际,我笑了,笑得嫣然,笑得悲凄,我迎着风向他的剑奔去……

     那一天,花开的很灿烂,空气中满是泥土的芬芳,血汨汨地沿着剑滴落在我身边。

    “为什么?”他不解地问。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我缓缓地说着,一字一泪。

    “舞儿,是不是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舞儿?!”他震惊。

    我摇了摇头,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只是泪却止不住地流,冰凉的指间微微的颤抖。

    总以为我会和你一直相伴到老,我想了很多种的结局,却料不到结局是这样,你的归来却是我的离去,我的劫数,你的寂寞……

          蝶舞翩翩嫣然笑,旖旎倩魂盼归人;

          若水三千顾君怜,红尘含笑西游情!

 

 身体轻轻地好象被云彩托起,眼前霞光一闪。

    我睁开眼睛,周围被霓裳包围,我死了吗,可是眼前不是天庭的瑶池吗,透过天池我瞧见水中的那道倩影,这不还是原来的我吗?娘娘不是说过,我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会恢复原身么??一个个的疑问把我搅乱了。

    “舞蝶,你醒了,你一定很奇怪为何在此!”王母娘娘不知何时已来到我身后。

    “娘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你的劫数本不该死,你被魔性控制,但是你却牺牲自己拯救世人,整个天庭都被你们的爱情所感动,特赐你重生,你快下凡吧,他们父子正等着你呢!”王母微微含笑。

    远远地望着那一大一小的人影走近,慢慢地停住了,四目交织,足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惊喜,激动,晃如隔世……

    “娘,娘,爹爹你看,是娘也……”霖儿哇的一声大哭,挣开他的怀抱向我奔来,

    “娘,……”小小的身子挥动着双手,抱了我一个满怀。

    我抽了抽鼻子,任霖儿的鼻涕在我罗裙上乱擦。

    不到一会功夫,霖儿小小的身子被人拎起。

    “小子,你瞧你把你娘的衣裳都弄脏了!”简单的一句话把我们母子从喜悦中拉回。他还是那么潇洒,只不过两鬓也有了几丝白发;他还是那么孤傲,只不过眼神里多了些留恋和不舍;他还是那么从容,只不过他的身子竟在微微发抖……

    呵,这就是我寻找多年的夫君啊!

    “相公……”执手相望泪眼,竟无语哽咽!

    “什么都别说……”他一个怀抱轻轻地圈起我和霖儿。

    “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们!”轻浅的一句话,使我的幸福满溢。

     我的离去,你的归来;却也是你的归来,唤回了我的归来!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