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宇宙经纬,易天地春秋

由已知推未知,无限的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色狼晚期(没得救)患者, 0 著名折腾自己玩专家, 00 著名没人知晓的杂家 000 名语:老婆打雷我下雨,老婆骑马我赶驴

网易考拉推荐

包二奶的尖子生  

2007-10-08 08:26:16|  分类: 记事本_我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1)
---------------


  夏士信
  冉杰,男,16岁,贵阳市人,现押于某少管所。从小学到初二都是班上的好学生。初二下学期受其父母离婚内战的影响,学业下降,开始找女生玩,并仿照其父“包二奶”,为争一女生被人欺侮,导致杀人,被判刑送少管所。
  小小少年也“包二奶”
  一般来说,“包二奶”是那些有权有钱的成年人所为,还没听说过学生中也有“包二奶”的。某少管所有一个在读初中生就包了“二奶”的少年犯,于是,我专程前往,见到了那个被称作开学生包“二奶”先河的冉杰。
  冉杰坐在我面前时,神情显得有些沮丧,面色也略为憔悴。细打量,其实这小伙子长得很帅,小小16岁年纪,已有一米六七的个头,面目也清秀,文文静静的样子,一点也没有持刀杀人的凶相,倒很有些秀才气。
  我没有直接问他包“二奶”的事,而是先问他进来多久了。冉杰捏着衣角说:“快一年了。”
  习惯了这种环境没有呢?
  他点了点头。
  现在在这里面学些什么呢?
  学文化,主要学医,想以后出去当个医生。
  任何一个人都不想触动往事的伤疤,而对于像冉杰这样的少年,尤其需要唤起他们对生活的自信。于是,我先问他:冉杰,听说你很聪明,从小学到初二,一直都是班上的尖子生,是吗?
  是。
  能不能讲讲你那些自豪的过去?比如,每次考了一二名的好成绩后,当时心里是什么感觉?
  ……当同学们用羡慕的目光看着我,尤其是那些女生主动和我打招呼,找我给她们讲题,每当这时,我心里就特自豪……
  冉杰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话语也渐渐活跃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快乐的中学时代。
  那你的学习是什么时候开始下降的呢?
  那是在读初二下的时候。
  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嗯……也就是因为包二奶……
  能不能给我详细讲讲?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讲,大人们都包得,尤其是那些当官的,连我爸爸一个小小的处长都包,我们为什么不能包?现在,人们都说包二奶的人才算有本事。大教小学嘛。
  就这样,冉杰向我敞开了他心灵的窗户——
  听妈妈讲爸爸包二奶的事
  其实,我当初并不知道什么叫二奶,是我妈妈给我讲爸爸的事才知道的。
  我也是独生子女,在家里从小就受人疼爱。自我记事起,很少挨过打,在小学和初中,都是爸爸和妈妈辅导我的学习,我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自己也自觉。到初二时,基本不用他们操心,他们也渐渐对我管得不严了。
  是不是因为他们认为你已经很自觉,可以不管你了?
  也许有一点,但我认为主要是由于他们闹离婚。在我读初二上学期时,我爸爸当上了他们那个处的处长,渐渐地也就经常深夜才回家。有时候几天也不回家,这样大概过了半年,也就是我读初二下学期时,他们就经常吵架,还打过几次。那段时间,他们一个比一个的声音大,吵得家里非常不安宁,吵得我也心烦,简直无法做作业。有时候,我出来劝他们,他们还吼我,说,大人的事,你别管,自己做自己的作业去。后来,爸爸就搬到外边不知什么地方去住了。爸爸一走,家里倒是安静了,但是,从此变得非常清冷。吃饭时,就我和妈妈,妈妈常常是吃了一口就放了碗,剩下我一个人,真没意思。有一天,我问妈妈,问他们这样究竟为了什么,妈妈很伤心的样子,说,你爸爸不要我们了,要和我离婚。他在外面租房子又包了一个二奶,他把别人送他的钱全都给了他那二奶。我问妈妈,什么叫二奶。妈妈说,就是一个男人找两个老婆,那第二个老婆因为是不合法的,人们就给那第二个老婆叫作二奶。我说,妈妈,那我们咋办呢?妈妈说,他不仁,我不义,既然他铁了心,我也死了心,让他那个处长也当不长。不过,大人的事,小孩子家别管,你自己好好读自己的书要紧。说是说,从此,我的精力也不集中了,成天就想,一个男人找两个老婆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为什么一个还不满足而要找两个呢?两个玩起来一定很新鲜,有意思……还有,妈妈虽说大人的事不让我们小孩管,可她还是让我替她半夜里上街贴传单。
  什么样的传单?
  都是写的一个内容,在我爸爸的名字后边加上一句话,说“某某某大嫖官,索贿受贿包二奶”。那小传单是用电脑打出来又复印的。就贴在爸爸上班的附近。
  你给你妈妈贴这种小传单,当时心里怕不怕?是怎么想的?
  妈妈说,这不是偷不是抢,是揭露坏人,不用怕。再加上过去我看见爸爸打妈妈时那又凶又恶又吓人的样子,我原本对爸爸就有点反感。在贴小传单时,心里还有点正义感。

 

---------------
一个包二奶的尖子生(2)
---------------


  既然你也恨你爸包二奶,为什么你后来也包起二奶呢?
  按大人们的话讲,这也叫说来话长……
  录像教我们打开了神秘的大门
  没过多久,我妈妈就把爸爸告到检察院,妈妈知道爸爸很多要命的东西,检察院一查,爸爸就被关进了牢房。可是,随着妈妈把爸爸告进监狱的新闻在社会上的传播,我在学校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同学们背后都笑我,说我是贪官的儿子,说我是叛徒、傻包……也不知那些同学从哪里得来的情报。我真有点抬不起头了。好在过去那些经常请我给她们讲题的女生还对我好,说我做得对。于是,好像是找到了知音,也好像是一种男生喜欢女生的本能,我开始天天和几个玩得好的女生在一起。甚至在下了晚自习后,开始去看录像,看那些没穿衣服的男人和女人做那个事,看得心里咚咚咚直跳。那录像好像越看越想看,并开始带了女生一道看。有一次,我一边看录像,一边看就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女生。正巧,她也在看我,我们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她的手,她也没反对……那时,心里特别激动,比考了全班第一名还激动。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特别有意思。
  你和那女生发生了性关系?
  发生了。也就是在看完录像的当晚,大家都有那个意思。没等那录像放完,我说,走,到我家里去坐坐。她问,你妈呢?我说,我妈出差了,就我一个人。她什么也没说,就和我一道去了我家。
  那女生平时在班上的学习怎么样?是不是有点坏的那一类?
  那女生长得很好看,但不是人们认为的那种坏女生。她平时不喜欢多说话,父母都是下岗工人。但学习很努力,平时找我给她讲题找得最多。我看她家里有些困难,也常常把家里给我的零花钱十块八块地给她。因此,她平时对我就好。
  你是不是那时候就对那女生别有用心?
  也不能那样说,当初我是觉得她勤奋,长得确实叫人喜欢,也很温柔。我给她钱是出于同情,真的没有恶意。就是那晚,如果她坚决反对,我也不敢。
  你觉得她也是第一次吗?”
  不知道,我们两人都很慌。我开始还想,也照着那录像上的样子慢慢来,可一开始就乱了套,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处女。我问她是不是第一次,她说,可以对天发誓。当晚,我们又来了一次。第二次就有点像录像上那些镜头的样子了。
  后来,我们两人就有点像人们说的吸毒一样,有些上瘾了,常常惦记着那事儿。只是不方便,也就没常干那事。好在我妈妈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出差,只要妈妈一出差,我们就相约到我家里。因为想着那事儿,上课常常思想开小差,时间一长,学习成绩也就渐渐下降了。
  你妈知道这事吗?同学和老师知道吗?
  哪能让他们知道呢?我和她在班上都不是那种调皮的学生,大家也不会怀疑,我们做得挺保密的。后来,一直到我杀人出了事,妈妈才知道这些事的。
  你们知不知道采取避孕措施?
  不知道。也不愿费那些神。那时候做事挺简单,不会仔仔细细考虑什么后果。只图一时痛快,好玩。
  想回头却已苦果难咽
  到初二下学期结束时,我的学习从原来的前3名一下子落到20名,她也从原来的前15名下到30名。这时候,妈妈开始追问我为什么学习下降得这么快,我找了个借口,说自从爸爸被检察院抓后,我在班上抬不起头,同学们都叫我是贪官的叛徒儿子。同学们都鄙视我,没人和我好,我非常孤独,怎么搞得好学习?都是你们大人给我造成的。我妈听了也无话可说,只有伤伤心心地哭。
  妈妈虽然没打我,但这比打我还难受。凭良心讲,我妈妈也没有多大的错。当时,我也认识到了我自己的不对,暗暗发誓要好好学习,对得起妈妈。另一方面,那女生却被她父母狠狠打了一顿。她向我讲她挨打的情景时,样子特可怜。她父母说,如果她还是那样不专心,她父母就不许她上学了。我问,那我们以后咋办?她眼泪汪汪地说不出话。为了我们能继续在一起,我决心重振旗鼓,把自己的学习搞上去,更主要的是帮她把学习搞上去,不让她失学。但这时候,她说她怀孕了。大概已有了两个月。为了给她打胎,我把我这些年存的私房钱取了2000多块给她,是到一个不知名的私人诊所打的胎。
  你那时有多少私房钱?
  不多,也不过六七千吧。
  有这么多?
  我这不算多的,我们班上有一两万的,都是些爸爸妈妈当官的。还在我爸爸当副处长时,每年过年过节,都有人来给我家送礼。那些年,我每年得的压岁钱少时有六七百,多的一年有一千多。我要是平时手不散,我也有上万元的私房钱了。我什么都是父母包了的,他们也不缺钱花,我的压岁钱全归我自己所有。

 

---------------
一个包二奶的尖子生(3)
---------------


  你是不是像大人一样也因为有了钱,就想包二奶?
  不是有没有钱的事,就像人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一样。大人们都这样,有什么奇怪的?现在学生中也流行一种说法,出了社会,能搞到很多女人的男人才算有本事,才算英雄。那些书上不也是这样说的吗?我们学校实际上一个男生同时与几个女生好的也不少。当然,真要一分钱也没有,一盒巧克力也买不起,谁和你好?
  她打胎的事,她家里知道吗?
  不知道。她这方面的知识也很少,所以打胎后,不知道怎样休息,还不能缺课,以后就三天两头地生病。
  后来,你和她的学习上去了吗?
  没有,因为她常常生病,学习上也就没有精力了。我自然也受影响。因为她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她学习又一直上不去,恰恰那时,好像是她妈妈得了个什么病,没钱治,她爸爸就让她停学了……
  说到这里时,冉杰把头低了下去,叹了一口气,很难过的样子。看得出来,冉杰觉得他有些对不起那女生。
  那女生是什么时候停学的?
  初三上学期一开学就没来了。
  你后来去那女生家找过她吗?
  没有。
  为什么?
  我不敢去,怕她父母知道了事情真相后,她也挨打,我也脱不了身。
  以后,你又为什么杀了人?愿意给我讲讲你后来的事吗?
  可以……
  “冬瓜”破了我也完了
  在初三的最后一学期,我妈妈为我的学习非常着急,几次到学校和老师一起商量我的学习问题,老师也找我谈了好多次。一个班上的尖子生一下子滑得那么厉害,他们一是不解,二是非常着急。我还是用那个原因搪塞他们,他们也深信不疑。其实我也有些醒悟,也开始努力了。说实话,我并不傻,原先的基础也不错,开学才刚刚一个月,我的学习就上来了。当然,也不是很理想,毕竟有一个学期的功课拉下了一些。
  可是,好景不长。一段时间没和女生玩,就有些坐不住了,又去看了两次那种录像,忍不住又想找女生玩,加上我平时就讨女生喜欢。这方面,我现在才明白,也许有点我爸爸的遗传基因,天生的喜欢找女孩玩。我也像爸爸一样,好上了第二个漂亮女孩,而且也像上次一样,到我家里和她上了床。
  那女生和你是第一次吗?是她主动还是你主动?
  她说她和我是第一次,但我搞不清楚是不是第一次,好像她比先前那个女生要懂得多,也是大家都有点那个意思。这方面我认为,现在的女生比较开化,我感觉她们和我们男生一样的有那样一种需求,不过是没有我们男生主动而已。
  那女生的家庭是怎样一种背景?
  她给我讲,他们家开了一个小小的旅社,靠的就是以给客人提供小姐服务为优惠条件招揽顾客。生意好时,她父母还给她分配活儿,比方把房间整理好,把那些成双成对的男女带到房间去,等客人一走,马上又去打扫卫生。虽然她父母没讲是怎么一回事,但见得多了,她早就明白里面的内幕。所以,这方面,她比我见识还多。她不像先前那个女生那样家里缺钱花,她也不在乎学习的好坏。她说,如果考不上大学,她也会像她父母一样,今后开一个旅馆。但那女生很聪明,学习也还可以,甚至对学习还有一种很大的兴趣。所以,像我这种在学习上名次靠前,就很让她喜欢,当然,我更不会讨厌她。她生性活泼,又是数一数二的漂亮,班上好多男生都喜欢她。正是这一点。我惹了大祸。
  班上的另一个外号叫“冬瓜”的男生早盯上了她,要和她做那事,因为“冬瓜”家里是有钱的大款,便经常在班里耀武扬威,学习也不好。所以,她不大喜欢“冬瓜”,便找各种借口躲避他,而和我常常在一起。这就惹怒了“冬瓜”,我几次接到“冬瓜”的威胁,说要教训我。我虽然有些怕,但也没放在心上,仍然经常和她幽会。这主要是因为我离不开她。不知为什么,和这个女生好与前次那个女生好不一样,只要和她幽会一次,过后好长一段时间,我就特别兴奋,学习也有了劲头。另一方面,她也好像要故意和我好而气走“冬瓜”。这事,很快在班上就有人知道了,也告到了班主任老师那里。老师找我谈话时,我说,没有的事儿,不过是她经常找我给她讲题而已,都是为了学习。那时,我的学习又正上去了,老师也就没多问。
  大概是有一天,“冬瓜”要与那女生做那事,她不干。后来才知道,早在我之前,“冬瓜”就占有了她,她却一直不喜欢他。在一天晚自习后回家的路上,我被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狠狠打了一顿。那几个人临走时警告我,不许我再和那女生来往,否则,要打断我的脚杆。后来,我虽然和她明来明往少了一些,但还是保持联系不断。眼看中考已经临近,我也不想太惹是非。也许是“冬瓜”又去纠缠她,被她拒绝,“冬瓜”就把恨记在我头上。又是一天下晚自习后,“冬瓜”亲自带了一伙人,把我挟持到校园的一个角落里,先是把我轮番揍了一顿,逼着我一个个从他们的胯下钻过,还要我喝他们每个人的尿。不喝就要我舔他们的屁股……那天晚上,我受尽了平生最大的侮辱,却找不到伸冤的地方,也不敢回家给妈妈讲,只有一个人在那里痛哭一阵后悄悄回到家里。我发誓要报这个仇。

 

---------------
一个包二奶的尖子生(4)
---------------


  你没把这事告诉那女生?
  讲了,她说,忍了吧,那家伙是个小流氓,和社会上一些烂仔混得好,是个黑社会胚子,你打不过他的。我说,好吧,等中考完了再说。
  我知道我打不过他。就在中考结束的当天下午,我用计把“冬瓜”哄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我说过去对不起他,现在毕业了,各走四方,见个面,给他赔个礼,两个人一起喝杯酒。“冬瓜”果然相信了,一个人如约而至。去时,我暗带了一把在市场上买的那种能弹出来的尖刀。那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我俩见面是在一个公园的小亭子里,我果真带去了一瓶酒和一些下酒的卤菜之类。他高兴地坐在我的对面,我不慌不忙地拿出酒和菜放在我们面前的石桌上,用我带去的一次性杯子给他倒了一杯酒,说,过去我不知道你和她好,得罪了你,今天给你赔个不是,先敬你一杯。就在“冬瓜”接过酒杯喝酒时,我从身后摸出那把尖刀,死劲向他肚子上就是一刀,很快抽出刀子,说,你打我两次,我还你一刀,咱们摆平了。去你的吧。拜拜——说完,只见“冬瓜”捂着肚子蹲了下去,我转身就走了。后来,听说冬瓜被刺到了肠动脉血管,还没送进医院就死了。我以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
  那年,你考上高中了吗?
  考上了,而且是市里的一所重点高中。妈妈给我送来录取通知书时,我却刚刚被逮捕。
  后悔吗?
  我当初并没存心要杀死冬瓜。只是照着电视剧里的样子随便捅了一下,哪知道会是这样呢?……
  ◎采访手记:
  我本来还想问冉杰,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见他很悲伤的样子,也就不便再问,找了一些安慰他的话题,开导了一番,就告别了。我想,在管教干部的细心教育下,他会认真反思过去,会找到他自己今后人生的正确之路的。
  管教所的大门在我身后咣当一声关上,我的心里也一阵痛楚。说实在的,冉杰本来是一个好孩子,聪明好学,前途也应该是光明的。但如今呢?等他出来,人生已经是被大大地改写了。
  成年人往往不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青少年们的影响。他们的一举一动,在不辨世事的孩子们的眼中,也许被蒙上另外一层颜色。比如成年人追求放纵,包二奶,在孩子们眼中却成了“真正男人”的代表;成年人为了女人争风吃醋,在孩子们眼中,却成了敢作敢当的“英雄”……当扭曲的价值观在孩子们稚气的行为下酿成大错时,我们却不知道,这到底是成年人们的错还是孩子们的错,这样的错误,让孩子们来承担,真是太大了,让他们幼弱的肩膀怎能承受得起?
  冉杰的悲剧是对社会丑恶现象耳濡目染的结果,如果我们只是把精力放在对孩子的教育上,而不注重整个社会风气的净化,我们又怎么能要求孩子能够“出污泥而不染”呢?
  冉杰说“一盒巧克力也买不起,谁和你好”,这算是一个初二学生对爱情和金钱关系的理解吧?一想到这句话,我就从心底发出一声无奈的苦笑。
  ☆专家视角:
  冉杰的故事比起那些离家出走、颠沛流离的孩子来说要单纯多了。他所遇到的事情,也正是那些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所遇到的事情。也就是孩子们的早期性行为的问题。
  此篇文章的题目中提到的“包二奶”,其实与冉杰的行为并不是一回事,只不过是他的父亲的所作所为。他父亲是个受贿的官员,与其他贪官一样,当他们手里了有了源源不断的黑钱之后,他们用赃款来满足自己肮脏的情欲,寻找婚外的同居关系。冉杰的母亲被激怒了,并且采取了极为夸张的方式来报复她的丈夫,她竟然让自己的儿子与自己一同上街去贴标语,去揭发去污损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的父亲。这种作法是十分不明智的。“某某某大嫖官,索贿受贿包二奶”,冉杰跟着他妈妈一起去贴的这种标语,其中包含着太多肮脏、太多仇恨,太多敌意。对孩子的世界来说,成人社会要肮脏得多得多,其龌龊程度足以让一个孩子神智迷失。他们不会理解自己曾尊敬的长辈怎么会生出那么多丑恶。对冉杰来说,他的父亲对于他来说,仍然是父爱的给予者,仍然是他生活中的一种参照。如果冉杰的母亲能够为儿子保留一点点父亲身上可以依恋的东西,冉杰不会这么快成为一个无牵无系、只跟随感官牵引的孩子。
  在许多家庭都存在着类似的情形。父母间的大战,总要殃及他们的孩子。父母为了自己的私欲、私愤,尽情发泄,置孩子于不顾。他们在家中大打出手、恶语相向的时候,总是忘记他们的背后有一双眼睛和一对耳朵在关注着他们。冉杰的母亲被仇恨的怒火烧糊涂了,她的疯狂作法把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一起烧毁了。

 

---------------
一个包二奶的尖子生(5)
---------------


  冉杰从学习和品德上似乎并不属于那种有越轨倾向的孩子。在品行上他也没有做其他违规行为,他能够自如地把握他的学业。成绩下来之后,他只要把心稍微收一收,就可以恢复到班上的前几名。但他不幸地陷入到情欲的纠缠之中。父亲的“包二奶”,被他的母亲无意间极大地强化了,让他对这个陌生的名词和陌生的行为产生了莫大的好奇。父亲能够为了二奶抛家舍业,这无疑是对儿子的正向强化,冉杰对异性的好奇心,在他的尝试中变本加厉,欲火在一个意志力不健全的孩子身上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人应当是理智的,性欲需要理性的牵引,才有可能不酿成破坏性的力量。在冉杰的身边,没有这种抑制力量,让冉杰有机会更换新的女朋友,在情欲的驱使下越陷越深。情欲是排他的,介入到一对性伙伴中的一切企图都会被消灭。当“冬瓜”为了他的女朋友而与冉杰对立的时候,遭遇到了冉杰正在燃烧的情欲,这是一股可以烧毁一切的力量。
  这个故事提出了青春期性心理和性行为的引导问题。是对那群情窦已开的少女少男熟视无睹呢?还是在承认他们应有的性欲的前提下加以引导呢?这对于我们成人社会的两性伦理是个严峻的考验。
  (皮艺军)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