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宇宙经纬,易天地春秋

由已知推未知,无限的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色狼晚期(没得救)患者, 0 著名折腾自己玩专家, 00 著名没人知晓的杂家 000 名语:老婆打雷我下雨,老婆骑马我赶驴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女生晚6点以后干什么   

2007-09-09 07:0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市的诱惑在象牙塔里一样澎湃着,华灯初上,你又在哪里?

  1、时间:6:00

  地点:图书馆

  人物:筝

  端坐在图书馆,面对着桌前垒起的一叠资料,心有不甘——今天晚上又要和这些70年前的报刊相伴了。

  想想自己也并不是非赏学究气的古董,可相对于宿舍里一群鲜活女孩子的灿烂夜生活,我确实“古”了点;名副其实——芳要去顶层画廊,媛兴奋于和几位艺术家的见面,Candy去倾听高中好友的倾诉,至于蓝,自然是一如既往地重色轻友去也。我一直是寝室里最用功的,平时不是猫在人口密度极高的自修教室看书就是到图书馆里查资料。日子已经过到21世纪了呀!我很庆幸,在大学里用功的人还是超平寻常地多,但人家提看TOFEL,背GRE,我专注的却是自己并不热门的专业。

  大一的时候就被教授的授课风范和人格魅力所感动,大三时选课,遵从他们严谨的脚步,论文《关于年代的金融问题》,就得在这里翻动那一张张泛黄的浸透70年历史沧桑的纸,竖排版的字对多少年养成从左到右扫视习惯的眼睛来说,确实有点无所适从。但一切只在训练而已。人本没有擅长。看的多了,自然就擅长了。苦中也可以作乐。30年代的广告自有创意,今天看来,怀旧的气息浓厚,作为我在寻找枯燥的论文资料期间的调剂非常适合,犹如一部旧上海风情的老电影。图书馆是个好地方,这里有柔和的灯光,宽敞的桌子,充分的暖气,还有一群和我同样埋头苫读的人。

  18:00,夜生活的开始,就这样吧!

  

  2、时间:7:00

  地点:学校的花园里

  人物:CANDY

  出门的时候天空还没有全黑,残留着夕阳的尾巴。我和小幼走在上外的校国里怎么也舍不得坐进教室。

  “你还想不想上课,”我试探着问小幼。

  “嘿嘿,”她转过偷笑的脸,”我就知道你和我想的一样!”

  于是又一次的逃课之旅开始了。虽然想逃课可是又实在不知道去哪里才不会辜负这美丽的夜色。天空慢慢黑了起来,月亮也狡黠地朝着我们笑。“就这样走走吧!”小幼懒懒的音调,和着微微的风,让我想起《花样年华》。我们走着,看看月亮,聊聊心中的事。我知道就是这样的时光将拼放大学美丽的回忆。

  

  3、时间:8:00

  地点:哲学系研究生校外自租套房

  人物:媛

  应朋友之邀,参加一个所谓的艺术家的聚会。

  三位艺术家留着不短不长的头发,刚刚结束“布拉格之春”的演出回来,牢骚颇多。美女过少,even恐龙也不屑来,不提也罢。桌上摊着几册诗集,信手翻来,“四月的雨永远下未齐”、“八天不见你的脸”凌乱闪烁,耳边重金属的情歌高高低低唱个不停。微微发福的阿莱和阿域扔掉外衣,深情拥抱,忽然两人咬着耳朵说:“打架吧。”一阵厮打,阿莱被压在下面,气喘吁吁地说:“今天我状态不好,改日一定打过。”

  想起阿莱的诗中有这样的文字:末日的英雄站起/然后扑到/带着冷兵器时代的骄傲。现在应改作:末日的英雄扑到/然后不能站起/带着热兵器时代的无奈。

  午夜散去,阿域照旧上他的班,阿宅照旧卖他的打眼CD,阿莱和我照旧在这个叫做大学的园子里过。

  

  4、时间:9:00

  地点:顶层画廊

  人物:芳

  南京路上,先施百货大楼十楼,顶层画廊。

  顶层是一条船,船上有甲板、船舱和密室。船舱里漂浮的是艺术家的烟圈与叹息。脚下布满玻璃和东倒西歪的画册。朋友间老板:“这里还没装修好吧,”老板说,“就要这个样子。”朋友迟疑着接过剃着阴阳头的艺术家手中的西瓜。迷离的灯光打在法国人手中的红酒里,打在东方女郎“巧笑倩兮”的酒窝里,一起旋转。密室里满挂着后现代的杰作。电脑里柒着紫头发的主持人发布各种八封新闻。有点恍惚,一点点。转身朝窗外“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手书体横空出世,几乎就要纵身一跃。省略呐喊与高歌,省略哭泣与悲伤,省略种种痛并快乐,人们在这不能省略的空气里恍惚。

  画廊,一种逸出校园的烟火气将我淹没。

  

  5、时间:10:00

  地点:回校的路上

  人物:岚

  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厚厚的围巾缠住脖子,遮住面孔,只露出一双辨路的眼睛;羊毛手套保护着握住车把的手,隔离冬夜萧瑟的寒意。在学习德文的日子里。每星期三个晚上的22:00我都这样骑车在回佼的路上飞.英语六级的完成预示着可以重新开拓一门自己喜欢的语富,10年英语的学习让我对继续再学英语有厌烦感和不自信的情绪,所在同学们纷纷报名去读高级口译、TOFEL和GER的时候,我毅然选择的是距校20分钟车程的德研所开办的德语培训班。对德语的向往不仅是科隆大教堂、莱茵河、黑森林的魅力,更在于自己对德图文学和德国历史的兴趣。也有志同道合的读伴,和我并驾齐骑的小米苦谈哲学,她把去看海德格尔的小木屋作为学习德语的伟大动力,但我始终觉得巨大的信念来自她和男友双宿双飞的愿望。确实,每周三个晚上上课烦累了些。下雨的日子,我们坐车;太冷的日子,我们走路。很奇怪,骑车都需20分钟的路程开11路车(走路)居然只要半个小时。

  上完课,在培训班门口买上一个烘山芋,捂着这团氤氲的热气赶回学校,咕哝的话语在烘山芋的囫囵吞咽中散开:“我们大学毕业一起去德国吧!”

  “可照我们现在的破口语水平,肯定会被海德堡大学一脚赐开。”

  “那我们就多干不说,肯定会被评为德国十佳青年中的实干家。”

  “是啊是啊,不说话,多做事,好像只有捡垃圾这个工作适合。”

  ”讨厌!”街道上昏黄的灯光柔和地注视着两个女孩嬉戏、吵闹。

  

  6、时间:11:00

  地点:女生宿舍楼下

  人物:蓝

  “明天什么时候见面啊?”

  “明天,明天再说吧!”我看着这个男孩子的脸,心中暗暗得意。

  一种被人迷恋的感觉是这样的令人陶醉,看到一个男孩子为自己着急是一个女孩子最虚荣也最开心的时候。他的脸漾着不舍,但宿舍的门快要关上了,管宿舍的老太开始在门口巡逻,不知是什么心恋地看着门外的一对对鸳鸯。“蓝……”他央求的目光让我心软了。“好吧,老地方见。”约会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些什么,一下于就过了几个小时,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真是太对了。坐在学校的小花园里,虽然冷风袭人,但有护花使者在旁挡风遮雨,也是滋润无比。

  抬头是星光点点,一会儿就成了他的眼晴。忘了时间,忘了空间。

  

  7、时间:12:00

  地点:HOLIDAY量贩式卡拉OK楼上

  人物:田

  墨蓝色的天空下,凛列的寒风中,我们一行六个女孩打扮整齐了朝着学校附近的车站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六个女人两台戏”的原因,或是难得叛逆的想法驱动着我们,一路上唧唧碴喳没个安静。“嘿,室长,是不是要预定的?现在这个时候hoWay肯定人多的!”“放心,早就打好电话了。”“就是就是你以为都和你一样,人家室长可是那里的常客呢!”笑声惊散了漫天的乌云。

  12:00,女孩在导唱员的带领下走进holday量贩式卡拉OKel楼上。当然在这之前,因为这里没有不允许带饮料零食的规定,所以先去了一趟超市,买回大包小包、各式各样的食物,也不顾导唱员的眼光,径直走进自己预定的房间。12:30,大家点好了歌,开始一首首唱起来。《鸭子》《失恋万岁》《爱的初体验》《笨小孩》,是她们的最爱。虽然只有两个话筒,可会的不会的都拿出最响亮的嗓音吼着,更有甚者还能跳上一段,丝毫没有平日淑女的模样。

  是被她们感染吧,平时被称作“音盲”的我居然也想唱歌了。

  我一把抢过室长手中的话筒。“你要唱歌?”一个颤抖的声音传人我的耳朵。我深沉地笑笑把话筒放在嘴边。然后,我听见开门的声音。唱了一句,我又听见开门的声音。直到我唱完,居然整个房间都很安静。我诧异地回头,看见的是空空的沙发和门外几个人影。忽然门又开了,一个脑袋伸了进来,还不忘记用手指堵住耳朵:”你结束了吗?”打击!我只能识相地坐在沙发的角落,看着她们开心的样子。突然,我瞥见桌上一堆零食,便不再客气,大吃特吃起来。

  哼哼,谁让你们都不听我唱歌,我吃光你们的“物质支柱!”

  

  8、时间:1:00AM

  地点:漫吧

  人物:奇

  精神仍是很好,虽然已经是第二天了。但我的生物指针扔在昨日的钟表上。实在是自己的事情没完成,也实在是这里的气氛太好,所以找了个理由来泡这个漫吧。

  酒吧不是我该去的地方,虽然曾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Hardrock混了一个圣诞夜,但彻夜的纸醉金迷让我在兴奋过度之后的第二天躺在床上睡足了22个小时,理解了所谓“透支”。但漫吧不同。漫吧是给我们开的。10000多册漫画书陪我过一个晚上。二楼有独立的小书房,很有安全感地和别人隔开,拥有自己的空间,一楼有上网的地方以及同朋友打牌的地方,点一杯菜莉茶,一个怡人的晚上开始了。

  通宵只不过20元的消费,有着很多诸如杜拉斯的《情人》、唐师曾的摄影游记等等上品的书,一个晚上是很好度过的。

  所以没理由,我也会到这里来。无聊了可以去一楼看最新的日本偶像剧消遣时光。有聊了请个朋友来聊聊天。或者考试的时候也喜欢到这里来复习。温柔的小台灯比大教室里的日光灯更能提高效率。到了早上,我仍可以精神很好地去上课。因为漫吧有个可以容人小憩一会儿的三楼,完全可以躺下看书,但总是有人比我先订了座位。只能坐在二楼看漫画。这样也一点都不累。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