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宇宙经纬,易天地春秋

由已知推未知,无限的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色狼晚期(没得救)患者, 0 著名折腾自己玩专家, 00 著名没人知晓的杂家 000 名语:老婆打雷我下雨,老婆骑马我赶驴

网易考拉推荐

《租个女友带回家》  

2007-06-13 20:3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租个女友带回家第一部分
***************

  孙光明和衣躺在下铺,盯着上铺床板一处黑色的斑点发愣。足有一根烟的工夫,他才回过神来。实在睡不着,他便如身上长了虱子似的在三尺见宽的床铺上翻过来又覆过去,一会儿将被子压到头底下,一会儿又坐起身来双手抱膝想心思。      

---------------
租个女友带回家第一章(1)
---------------


  列车不知疲倦地一路吼叫着向前驶进……
  孙光明和衣躺在下铺,盯着上铺床板一处黑色的斑点发愣。足有一根烟的工夫,他才回过神来。实在睡不着,他便如身上长了虱子似的在三尺见宽的床铺上翻过来又覆过去,一会儿将被子压到头底下,一会儿又坐起身来双手抱膝想心思。
  他终于又伸直了腿,侧过身来开口道:“思雨,我还是……”
  “还在担心哪?”刘思雨坐在孙光明对面的床铺上磕瓜子,她磕瓜子的动作可谓娴熟,瓜子从右边嘴角塞入,壳从左边嘴角吐出,仿佛脱粒机一般。她吐出瓜子壳,拍拍手,笑道,“孙哥,你就放心吧!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从今儿起,我就把你看成是自己的男朋友,铁定不会穿帮!”
  “但愿如此!”孙光明叹口气。
  孙光明抬眼看表,已是深夜11点,了可刘思雨仍然饶有兴趣地在那儿磕瓜子,于是便提醒她:“快睡吧!不然的话,明天灰头土脸的,怎么见公婆啊?”
  “去你的!”刘思雨努努嘴。
  正说话间,列车员过来收拾垃圾,刘思雨低头看看瓜子袋,空空如也,便连同瓜子壳一并倒入了乘务员的垃圾袋里。她从衣兜里摸出一方湿纸巾擦擦嘴,又细细地擦了擦手,伸伸胳膊说:“我也想睡啊,可这暖气实在是太热了,这么躺着,脑袋还不烤成地瓜啊!”
  “说你笨你还真笨,你不会换个方向啊!”孙光明侧过脸道。
  刘思雨将枕头移到另一头躺下,摸了摸头顶,果然不再发烫,当即“唉”了一声,叹道:“都说你是木鱼脑袋,这次倒开了一回窍!孙哥,明天早晨列车员换票的时候我若未醒你就代劳一下!睡了!”
  孙光明迷糊之中已进入了梦乡,他又梦到了父母声泪俱下的“控诉”——
  “让你娶媳妇,你总是说等等等。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等你成了老头子,我和你妈都入土为安?”老父亲扬了扬手杖,仿佛要施展“家法”似的。
  “是啊,你都30多岁了,老大不小的一个人了,不是妈说你,隔壁家小栓子跟你是小学同学,人家孩子现在都背起书包上学了!”
  …………
  你一言我一语,孙光明的脑袋都大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孙光明的父母生在农村,有这种封建思想的残余也就不足为怪。可是,“不争气”的儿子不要说让两位老人抱上孙子,连个对象都没处上,能不着急嘛!
  作为钻石“王老五”,孙光明受家人所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前年春节,孙光明腊月二十八到家,腊月二十九便跟家人闹得不愉快——
  “你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连个老婆都娶上,不嫌丢人?”老爷子脸色铁青。
  “爸,我还年轻!你没到我们公司去看过,30多岁的单身贵族多的是,还有的终身不娶呢!”孙光明皱着眉头说。
  “什么,你还想终身不娶?”老爷子喘着粗气,“哎呀,我们孙家前世造了什么孽啊,让我生了这么不孝的儿子!”
  孙光明说:“爸,你的思想太陈旧了,现在提倡晚婚晚育,再说了,感情这事儿要靠缘分,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感情,干着急又有什么用?”
  老爷子急了:“什么感情不感情的,你别拿这套来蒙我,我跟你妈结婚前就见过一次面,不照样过得好好的。人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凭什么你要玩些新花样?对了,你姐认识一位银行的小姑娘,听我的,明天跟人家姑娘见见面,如果人家没意见,这婚事就这么定了。”
  “爸!”孙光明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可老爷子已不容分说,转身进了卧室。
  大姐在一旁劝道:“光明,看看也无妨,那姑娘我是了解的,见人一笑,张嘴就叫,是过日子的人!”
  “是啊,何必搞成这样呢?爸都这么大年纪了!”二姐也在一旁规劝。
  …………
  第二天,孙光明被家人安排去“相亲”,尽管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情愿,最后,他还是去了。孙光明横着脸,似根木头桩子一般站在女方的面前,大姐刚介绍他们认识,手机突然响了,接完电话之后,她转过身来,笑着对孙光明和那位女孩说,“对不起,我有急事先走了,你们俩慢慢聊!”孙光明心里暗暗叫苦,却又不便说什么,只能看着大姐笑眯眯地从自己眼前溜掉。
  孙光明和姑娘同坐在一条石凳上,孙光明眼神飘忽,头脑一片空白。那姑娘窘了半天,忽然红着腮帮子问道:“对了,你在北京工作,下了班都做些什么啊?”
  “我?”孙光明一愣,回过神来,说,“哦,看看书而已!”
  “看书?我也喜欢!”姑娘笑眯眯地说。
  “那好呀!你都看些什么书呢?”孙光明来了精神。
  “什么样的书都喜欢看!”姑娘咯咯地笑了。
  孙光明这才注意到姑娘的确长得标致水灵,那脸蛋仿佛刚出笼的馒头似的,又白又嫩,笑起来两个酒窝里能盛水呢!
  “哦,是吗?”孙光明问,“那你看过杜拉斯的《情人》吗?”
  “谁是杜拉斯?他有情人?哎呀,女孩子家怎么能看那种书?”姑娘顿时红了脸。孙光明刚刚泛起的半丝笑意生生憋了回去。

//

---------------
租个女友带回家第一章(2)
---------------


  “那你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吗?”
  “哎呀,我又没过去钢铁厂,怎么知道这些破事!“姑娘明显有些不耐烦。
  不过她又马上眼睛一亮,来了精神:“哟,这双皮鞋不错耶,多少钱买的?”
  孙光明没好气地说:“2000块!”
  姑娘听后羡慕得不得了:“你真有钱,那你现在是科级还是处级?”
  孙光明感到一阵呕心,不紧不慢地说:“部级!”
  那姑娘张大嘴吧,惊讶得半天没还过神来……
  孙光明刚踏进门槛,家人的笑脸就陈列在他的眼前。
  大姐笑着说:“光明,行啊,把人家小姑娘唬得团团转!”
  孙光明摆摆手说:“哪里,我,只怕差劲得很!”
  “你就别谦虚了,人家姑娘说了,你博学多才、温文尔雅,见的世面又广,一眼就相中了!”大姐笑着说,“我早就说过,我们光明眼光太高,要不早就成家了。”
  “大姐!”孙光明阴着脸,声音低沉,“那姑娘是说不出这些成语的。哎,不说了,我们没缘份!”
  老爷子顿时阴下脸来:“这事由不得你,你倒说说人家娇滴滴的黄花闺女,哪一点不好?”
  “我们没有共同语言!”孙光明摊摊手。
  “瞎扯!你小子倒底是那根筋搭错了,又扯上什么语言不语言的,我恨不得给你一家伙!”老爷子当真抡起了手杖,站在一旁的几个女儿赶紧将父亲拉住,拍着他的后背,让他消消气。
  “光明,你就点个头吧!”大姐上前一步。
  “不!就是打死我也不同意!”孙光明甩袖出门……
  这以后,家人一提相亲的事,孙光明不是充耳不闻,就是干脆托辞离开,谁也拿他没办法,那个春节孙光明一家人都过得挺憋气。
  去年春节,老爷子又催着儿子带女朋友回家,可孙光明仍旧一只皮箱进门,老父亲的脸都紫了。孙光明回家第一天,老爷子就跟他谈到了实际问题:“明伢,大姐给你介绍的姑娘,你不同意,那你自己有什么中意的呀!”
  “还没有!”孙光明说。
  老爷子招呼他在身旁坐下:“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你就给个话,到底什么时候结婚?你到是抓紧时间谈呀,不跟人家谈咋知道合不合意呢?”
  “爸,这种事不能着急,我都说过多少遍了,缘分是需要等待的!”孙光明恨不得拥有遁形术,趁老爷子一个不注意,跟“土行孙”似的逃得无影无踪,免得作这口舌之争,弄得彼此都不愉快。
  老爷子的眼睛湿润了:“你想过没有,我都70岁了,还有几天阳寿?”
  “老头子,别说了,该咱们没这个福份!”老太太有些丧气。
  ……
  那天,孙家附近的打工仔李杰带了个上海女友回家,惹得四邻八落的老幼都编出个理由去李杰家串门,老太太也去了,还带回了孙光明最喜欢吃的柑桔。她不无羡慕地说:“李杰这孩子有能耐,到上海打工才半年,就抓了个漂亮姑娘回来!”
  老爷子马上接过话茬:“再漂亮也是人家的儿媳妇,咱们这叫和尚看轿子,空欢喜。”
  孙光明低头不语。
  过年吃团圆饭时,母亲特地摆了一副空碗筷,说:“这双筷子是给我儿媳留的。”
  …………
  两个月前,孙光明从公司下班,刚回到宿舍,就发现电话铃倔强地叫嚣着。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0515XXXXXXX,随即挂断电话,拿起话筒,反拨了过去。
  “喂,是爸吗?”
  “哦,是大姐啊!”孙光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问,“姐,有事吗?”
  “我没事,爸有事!”大姐说,“要不然,现在跟你通话的肯定是爸了!”
  “爸又怎么了?”听了这话,孙光明心里往下一沉。
  “他老人家哮喘病复发,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孙光明想起终年陪伴老父亲的手杖,想起老父亲越来越佝偻的身影,泪水不禁潸然而下:“爸是老了!”孙光明叹口气说,“姐,我不在家,爸妈还得靠你和姐夫多多照顾,今年春节我一定回家!”
  “照顾老人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唉,只是爸心情不好,整天慨叹‘人活着活着就老了’,还说什么没看见明伢结婚死不瞑目啊!”大姐声音哽咽,说,“光明,你就争口气,春节带个女朋友回家,暖暖老人家的心吧!”
  说实在的,孙光明不是不想娶妻生子,可是爱情这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再说了,外企工作生活节奏较快,压力也较大,孙光明也很少有机会谈情说爱,不知不觉中成了“嫁”不出去的男人。
  孙光明的心里酸酸的,皱了皱眉头,对着电话说:“姐,我知道爸妈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我成家立业,我也很想带女朋友回家啊,可是……”
  “别可是了,姐在家等着你的好消息呢,你可得多多努力啊,要不爸可支撑不住啦!”大姐叮嘱道。
  孙光明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说:“好吧,我最近倒是新交了一个女朋友,挺不错的,只是交往的时间不长,这事我还得跟人家商量商量!”
  “那好啊!明儿,这事你咋不早说呢,惹得我们干着急!”大姐笑得比什么都欢。

//

---------------
租个女友带回家第一章(3)
---------------


  第二天,大姐一踏进病房,便将好消息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精神一振,一下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笑着问:“是吗?明他妈,给儿子打个电话!”
  大姐夫赶紧将手机递了过来。
  孙光明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跟同事丁建文聊天,他打了个招呼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
  “明伢,听说你今年过年带女朋友回家,我和你爸简直高兴死了!对了,姑娘哪儿人,好看不?可不许你欺负人家……”
  电话这头,孙光明哭笑不得,只能软语哄着老人:“妈,我知道了,好好照顾爸,你就别担心了!”
  接完电话,孙光明重又走进了咖啡厅,丁建文手里拿着小勺,百无聊赖地搅着咖啡,问:“什么事?”
  “没事!”孙光明坐下,问,“刚才你说到哪儿了?”
  转眼就到了年底,老爷子、老太太三天两头打电话过来,催促儿子年底一定要把女朋友带回家,听得孙光明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眉头都打起了结,他暗叹,都怪自己一时心软,信口开河说什么新交了女朋友。现在好了,编造出一件莫须有的事情来,不是跟自己过不去么?“孙光明啊孙光明,我看你小子到哪儿大变活人去!”孙光明对着镜子,摇摇头喃喃自语。
  都说在外企,女人被当作男人使,男人被当作牛马使,的确,孙光明在这家德国公司里工作,每天忙得几乎忘记了自己姓什么,除了电脑,除了工作,几乎找不到可以接触异性的机会,公司里倒是有几个白领女性,可那几个“女研究生”,每天脸板得跟一块砖头似的,毫无表情。丁建文说过,想猎艳千万别吃“窝边草”,到时候搞得满城风雨不好收场,再说了,外企里的女孩子鲜有生气,繁重的劳动早就使她们“变了性”,一个个三、四十岁了还每天扭着个屁股,脸上的胭脂涂得似油漆一样厚。更糟糕的是,“女研究生们”还经常批判男人只注意女人的外在美,或者批判男人没眼光,却不知爱美是人的天性,男人喜欢漂亮姑娘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于是,这样的女人成了男人眼中“女人的另类”。别说结婚了,连引起男人恋爱的冲动都很难。
  同事的一席话让孙光明心灰意冷。可年关将近,诺言又得兑现,怎么办?连日来,孙光明茶饭不香,连走路、睡觉都在想心事,以致撞翻了同事的公文夹,文件撒了一地。
  “Sorry,sorry!”孙光明连连点头致歉。
  电话响了,是丁建文打来的。
  “嗨,哥们儿,出来喝两杯!”丁建文说,“我新泡了个妞,挺正点的,也让你开开眼!”
  “好吧!”孙光明抱定一醉方休的念头出门了。
  “男孩”酒吧里,孙光明和丁建文碰面了,丁建文身旁站着一位低胸性感的年轻女郎,腰肢束得像水蛇一般,口红赛过猴屁股。
  “阿枚,这是孙哥!”丁建文介绍说,“光明,这是我女朋友!”
  “孙哥!”阿枚叫得甜甜的。
  “你好!”孙光明赶紧招呼落座,随即便一言不发,坐在那里喝闷酒。
  “光明,怎么了?有啥心事?”丁建文问。
  “唉!”孙光明叹了口气。
  丁建文使了个眼色,阿枚识趣地走开,步入了舞池。
  “光明,这儿没外人,有什么话直说吧!”丁建文说,“你一进来我就看出来了,你有心事。”
  孙光明将杯中的酒一口喝了下去,喘口粗气说:“建文,不怕你笑话,我心里确实挺烦。父母非要我带女朋友回家过春节,把我逼得实在没法了!如果今年还是一个人回去的话,不被吃了才怪!”
  丁建文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没想到哥们儿你还有此一难啊!真有趣。”
  “你就别嘲笑我了,快帮我出出主意吧!”孙光明急不可奈地催促。
  丁建文止住笑,正色问:“哥们儿,你真要我帮忙?”
  “那是当然!”
  “好吧,我看你一副良民相,传授你两招!”丁建文一拍桌子说。
  “那可不,你可是‘情圣’啊,身边女友走马灯似的换,那可不是盖的!”说话间,服务生又送过来一瓶酒,孙光明给丁建文满上。
  “哥们儿,我跟你说吧,这年头,要找个女人上床比喝酒还容易,第一,眉来眼去;第二,动手动脚;第三,洞房花烛!”丁建文顿了顿,“当然,你也不用计较对方曾经进过多少次洞房了!”
  “建文,你就别玩我了,我要是那样,不成大流氓了吗?”孙光明歪着嘴摇摇头,说,“我现在是找媳妇,不是召妓!”
  “我知道,我只是告诉你——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丁建文凑近说,“要不,你采取速战速决战略,先结婚后恋爱!好的话,就在一起过,你要是感觉不合适的话,还可以离婚嘛,怕什么!等会儿我让阿枚给你介绍一个姐妹认识,保证跟阿枚一样是良家少女!”
  孙光明心里嘀咕着:还良家少女呢,一看就是满身风尘气息。
  阿枚被丁建文招呼了过来,丁建文笑着问:“阿枚,你还有长得好看一点的姐妹吗?介绍一个给孙哥,怎么样?”
  “好啊!”阿枚笑着说,“我的姐妹多的是。对了,孙哥,你是喜欢苗条的还是丰满的,高的还是矮的?”

//

---------------
租个女友带回家第一章(4)
---------------


  孙光明抬起头,眼神诧异,心想,这是上街买白菜吗?难道还可以任意挑选?
  见孙光明不说话,丁建文催促,“把你认为最好的一个叫来吧!”
  “正好,那位姐姐正在里面跳舞呢!”阿枚挥挥手,过来一位身材苗条,浑身淌汗的女郎,阿枚笑着说:“孙哥,这是我姐英子,青春活泼,你看怎么样?”
  孙光明“呜呜”地嘟囔着。
  “英子,这是孙哥!”说完,她凑过去在英子的耳边嘀咕了一番,英子脸色平静,不等孙光明和丁建文招呼,就大方地坐下了,很豪爽地叫道:“难得相会,来,干杯!”
  孙光明算是见识了,英子的酒量比他还大,直喝得他眼神迷离,走路歪歪扭扭成不了一条直线。
  第二天早上,孙光明睁开眼,猛然一惊,只见自己的身上压着一个白瓷般的肉体,顿时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这个白花花的女人是英子。
  “怎么回事?”孙光明赶紧起身穿上衣服。
  “没事!”英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说,“这是我家,你要走了?”
  孙光明跟做贼似的,只想溜之大急。
  “你要走了?”英子转过脑袋说,“有空再到‘男孩’去找我!”
  “哦,啊!”嘴里哼哼唧唧,孙光明逃也似地出了门。他呼吸一口户外的空气,觉得这一切仿佛就是一场梦,却又挥之不去。
  第二天下班,丁建文凑到孙光明身边,眼神暧昧地问:“感觉怎么样?”
  孙光明停下脚步,回过头,无奈地说:“建文,我跟你说过,我是找女朋友,找媳妇,不是召妓,你这样做不是害我吗?虽然我是要找一个女朋友回家交差,可是交女朋友不是小孩儿过家家那样随便的,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丁建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大不了再给你介绍了!”
  “不必了!”孙光明右手一推,说,我不想再见到这样的女孩,这是我的耻辱!”
  “别这样,现在都什么年头了,还这么封建!”丁建文一拍大腿,说,“有了?”
  “有了什么?难不成你怀孕了?”孙光明皱着眉头说。
  “不是,我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丁建文笑着说。
  “你又想到什么馊主意了?”孙光明问。
  “我看啊,现在时限已近,要谈感情恐怕不太现实,不如先找个‘假冒’的蒙混过关再说!”丁建文说。
  “你说的是……”
  “花钱租个女友怎么样?”丁建文提醒。
  “不行不行!”孙光明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样演戏会穿帮的,还有啊,今年租了,明年怎么办?总不能年年租吧?万一哪天我真交了女朋友,跟现在租的不是同一位,又该如何向家人交代?”
  “这好办!”丁建文耸耸肩,“就说吹了,又新交了一位,不就结了?”
  孙光明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哎呀,你就别想了,现在十万火急,你先这么着吧!”
  孙光明皱着眉头,中指在桌子上磕得啪啪响,想到父母那焦急期盼的眼神,他的心都肿了。“可是,能租来合适的女友吗?”孙光明不无担忧地问。
  “死马当活马医,这就看你的运气如何了!”丁建文说。
  孙光明想想,权且这么着吧!

//

---------------
租个女友带回家第二章(1)
---------------


  依照丁建文的旨意,孙光明拨通了一家婚介公司的电话。
  “你好,××婚介公司。”一个甜甜的女声在孙光明的耳边响起。
  “你好,请,请问……”孙光明舌头打结,不知说什么才好。
  “先生,你慢慢说,是来征婚的吗?”
  “不,不是!”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对方的语气明显变了,“没事别打拢我们!”
  “我想租个女友可以吗?”孙光明索性开门见山地表明了自己的要求,“你们这儿有这项服务吗?”
  “哦,有的,有的,先生!”对方又恢复到了先前和缓的语气,“真是不好意思,我还以为……对了,你具体什么时候租呢?”
  “我想春节期间租个女友带回老家,好向父母交差,可能也就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吧!”孙光明说。
  “是这样的,每年临近年关,不少客户都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们也就应客户的需求推出了这项服务,有不少客户对我们的服务相当满意。你如果有时间的话,不妨找个机会亲自过来看一下!”小姐依旧声音甜得发腻。
  “好的,我星期六过去看看吧!”孙光明放下电话吁了口气。
  孙光明见到丁建文,说起此事。丁建文笑着说:“我就知道婚介公司有此项服务,正所谓有求必有供,哥们儿,你的事有着落了。”
  “呵呵,现在还不好说!”孙光明笑笑,低声说,“你星期六有时间吗?陪我走一遭怎么样?”
  “好吧!我就给你壮壮胆,一起去玩玩!”丁建文嬉皮笑脸、没个正形。
  转眼就到了星期六,孙光明和丁建文走进了××婚介公司。婚介公司就一间办公室、两排桌子、几把椅子,几台586电脑摆在那儿却没人用,屏幕上已经积存了一层灰尘,孙光明心想:这儿条件可真一般。
  既来之则安之,俩人随即坐了下来。
  一位中年妇女满脸堆着笑,招呼他们坐下:“小伙子,这边坐!”
  “谢谢!”孙光明在椅子上坐下,中年妇女赶紧给他们倒了两杯水,“外面风大,先喝杯开水暖和暖和。”孙光明觉得这人服务态度还算可以。
  孙光明喝了几口水,中年妇女开了口:“小伙子,你们是来征婚还是来交友的?”
  “他来租女朋友,我是配角!”丁建文笑着说。
  “租女友?”对方皱起了眉头。
  “对呀,前天我打电话给你们公司,有个女孩接的,她说你们公司有这项业务,所以我就来了!”孙光明说。
  “对,我们公司有这项业务,目前,从客户的反馈来讲,满意度相当高,有的还假戏成真了呢!”中年妇女笑着说。
  在孙光明看来,租女友是为了交差,至于成就姻缘他并未抱太大希望,他更希望彼此之间就是单纯的雇佣关系,合同解除,俩人依旧如同陌生人一般,街上碰见,高兴时打个招呼,不高兴也可以擦肩而过,不必负什么责任,惹什么麻烦。
  孙光明坐直身子说:“我的情况是这样的,因为我老家在苏北小镇上,父母亲思想都很传统,所以希望找一个条件较好的‘女朋友’扬眉吐气地回家,一是暖暖两位老人的心,二是为家人脸上贴金!”
  “你还挺孝顺的嘛!”中年妇女笑着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说说看,你理想中的女朋友是什么样儿的?”
  孙光明沉思片刻,抿着嘴唇,说:“身高最好在1.62米以上,模样清秀,长发飘逸,打扮时髦有品位;未婚,品性端正;无不良嗜好和违法记录。最好温柔贤惠、会做家务、有孝心、不歧视农村人、有与农村老年人沟通的能力。最要紧的还有,女方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不许将真相告诉家人。”
  中年妇女一个劲儿地点头。等孙光明说完,她扬起眉,抬高一个声调说:“不是我吹,我们公司目前建档的征婚女性有2000多个,愿意提供租友服务的女孩大约100多个,可谓品种齐全,能够满足各个层次客户的需求,要瘦的有瘦的,要丰满的有丰满的,要年轻的有年轻的,要学历的有学历的,你可以随便挑!”
  “是吗?”孙光明听了这话,总觉得有点耳熟似的。
  “当然!”中年妇女的语气斩钉截铁,“我们是全程跟踪服务,如果一个不成的话,我们还可以给你换别的女孩,直到你满意为止!”
  孙光明点点头,问:“那具体租金怎么算呢?”
  中年妇女说:“我们公司开办这项业务已经很久了,到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系统,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服务档次。‘档次’和时间的长短不同,每天的租金也有差别。对于你提出的条件啊,我建议你可以租研究生学历的女友,价钱可能要贵一点,一般200~500块钱一天,租赁前可先交部分订金,签订合同,等服务完毕后再付清余款。同时需承担‘女友’食宿、交通等其它合理消费,当然,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不插手。”
  丁建文在一旁瞪着眼睛问:“这么贵?是不是包含其他服务?”
  中年妇女微微一笑,说:“小伙子,你的意思我明白。年轻人的事我们不干涉,这就看你们发展得怎么样了,但如果对方实在不愿意,你就别勉强。”
  孙光明白了丁建文一眼,接着皱着眉头问:“怎么证明她们的档次呢?”

//

---------------
租个女友带回家第二章(2)
---------------


 “她们都有毕业证和学位证书啊!”中年妇女说,“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要是给了钱她不跟着走或中途跑了,你们有什么具体的保障吗?”孙光明继续追问。
  “怎么会呢?我们做了又不是一天两天,你没看见门口那么大一块招牌吗?我们又不是黑婚介,说跑就跑。再说我可以给你开一张收据,真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来找我们!”中年妇女笑着说。
  “今年租女友的多吗?”丁建文忽然问起了这茬儿。
  “比去年火多了,时间也早多了,去年1月份才开始,今年12月份就开始了,今天一天我们就租出去了4个,你要是不趁早预定,想要的时候也不见得有了……”
  “那是当然!”孙光明点点头,不无担心地说,“我想租个研究生,条件是一定要先看看,感觉合适的话可以签合同,保证对方的安全,可是你们这儿有这么合适的研究生吗?”
  “小伙子,你放心好了,我能蒙你吗?我们这么大一家公司,如果就因为你这一项业务砸了‘金字招牌’,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