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宇宙经纬,易天地春秋

由已知推未知,无限的可能性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色狼晚期(没得救)患者, 0 著名折腾自己玩专家, 00 著名没人知晓的杂家 000 名语:老婆打雷我下雨,老婆骑马我赶驴

网易考拉推荐

黄易  

2007-11-21 16:22:10|  分类: 我是书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易 - 老婆骑马我赶驴 - 博宇宙经纬,易天地春秋 原名:黄祖强

星座双鱼座

学历: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毕业

经历:求学期间专攻传统中国绘画,曾获「翁灵宇艺术奖」,後出任香港艺术馆助理馆长,负责推广当地艺术和东西文化交流。1989年辞去工作,隐居大屿山专心从事创作。

最喜欢的作家:金庸司马翎

目前最满意的作品:破碎虚空大唐双龙传寻秦记

写作年表:【1987~1995】小说《玄侠凌渡宇》系列——第一部《月魔》,第二部《上帝之谜》,第三部《湖祭》,第四部《光神》,第五部《兽性回归》,第六部《圣女》,第七部《迷失的永恒》,第八部《域外天魔》,第九部《浮沉之主》,第十部《异灵》,第十一部《尔国临格》,第十二部《诸神之战》,以及《乌金血剑》、《超脑》等。

以上小说授权给香港博益出版社出版。

【1991年】成立黄易出版社有限公司,作品有:覆雨翻云、大剑师传奇、幽灵船、龙神、域外天魔、迷失的永恒、灵琴杀手、时空浪族、星际浪子、寻秦记、破碎虚空、荆楚争雄记、超级战士、大唐双龙传、边荒传说、云梦城之谜。  

黄易其人其作

   当曾经风靡华人世界的大众文学——武侠小说,已经自颠峰时期的百花齐放,淡褪到逐渐地黯然无光;当各种强势传媒和流行文化占据市场,失去光环的武侠小说已沦为阅读领域的弱势族群。但仍有无数读者沈缅于武侠魅力独特的世界,并企盼它的盛世再度降临;更有许多作者燃烧其文采与热情,不断为武侠小说注入新血。黄易正是一个不断为武侠开拓新版图、创造无限可能性的武侠创作。

  黄易,本名黄祖强,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毕业,求学期间专攻传统中国绘画,曾获“翁灵宇艺术奖”後出任香港艺术馆助理馆长,负责推动当地艺术与东西文化交流。一九八九年辞去高职厚薪,隐居离岛深山、藏风聚水之地,专心从事创作。至九零年代,旋即以独树一帜的武侠作品,席卷港、台两地。

  从探讨武学与天道的第一部作品《破碎虚空》,黄易便沈醉于武侠创作的天地中。其後以明初的纷乱江湖为背景的《覆雨翻云》,不但是奠定其重要地位之长篇钜著,更构织出一个动人独特的武侠世界,风靡了无数武侠读者。随即他更以不断创新的手法,亟思为传统武侠注入新的元素,创作出结合历史、科幻、战争、谋略的《寻秦记》,再度成为武侠迷争睹的杰作。而至今仍在连载,已达二十余册的《大唐双龙传》,藉由隋末乱世来探索天道无常、武道极致与生命真貌,不断地为武侠和他自身的创作版图开疆扩土!成为九零年代港、台武侠小说的旗手!

  在武侠小说低迷已久、武侠市场已大部分为电影、电视、漫画等声光及图像传媒所瓜分的趋势下,黄易的武侠小说为何能够博取读者青睐,在台、港创下数百万册的销售天量天更在现代年轻读者日趋薄弱的文字耐性下,连续写下三部超越两百万字的长篇钜构,而始终拥有庞大的读者群?

  正如黄易形容他最爱的两位武侠名家—金庸及司马翎的作品:“他们两人的文笔均臻达圆熟无暇的境界,魅力十足。金庸对人物的描写栩栩如生,活现纸上;司马翎则对人性的刻画入木三分、大胆直接、卓见哲理、俯拾即是……他们都各自创造出一个能够自圆其说、有血有肉的武侠天地!”而黄亦对自己作品的要求与呈现,亦正符合、证明了这一点。

  自“新派”武侠没落至今,有许多作者仍不断地努力著,希望能吸收外来技巧、创新格局,或是能更具现代感、更能成为世俗接受等方式,试图为武侠开荆辟路、再注新血。然而一则大势所趋,更刺激眩目的流行产物渐占上风;一则努力的成果不彰,成功者鲜矣。有者太强调文字技巧的创新,而与大众阅读习惯脱节;有者过于世俗化,或大量夹杂现代语,风味尽失,或过趋于俗,沦为插科打诨,低劣不堪。如何在创新、通俗,并保持原味、显现属於中国武侠独有的风格之间取得平衡,一直是当今武侠创作者面临的课题。

  而黄易的作品给读者的感受,是颇具现代感的。鲜明的文字与明快的节奏,将情节烘托得有若一幕幕动感的画面,浮现於读者的脑海中,使人如同身历其境。但是赋予这些小说灵魂的,却是最中国的哲学与传统文化。他的见闻极为广博,对艺术、天文、历史、玄学星象、五行术数皆有相当深入的研究究更精研周易、佛理、各家思想等,使他能在经营创新的题材和文字时,依然能不悖中国武侠之传统精神。

  对於书中包罗万象的内容,谦称自己只是勤於翻书的黄易,透过访问,我们可以认识他对武侠的创新理念,以及武侠小说在他心中无可取代的地位:“或者可以说,武侠是中国的科幻小说。她像西方的科幻小说般,不受任何拘束限制,无远弗届,驰想生命的奥秘,与中国各类古科学结合後,创造出一个能自圆其说的动人天地。在那处,我们可以驰骋於中国优美深博的文化里,纵横於术数丹学、仙道之说、经脉理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宗教哲理,任由想象力作天马行空的构想和深思,与历史和人情结合後,营造出武侠小说那种独有的疑幻似真的小说现实,追求难以由任何其他文学体材得到的境界。”这正是显现他对武侠创作所持的态度。

  纵观黄易的作品,可以发现他不断地在挖掘武侠文学埋藏的可能性。对於武侠的基本元素--武艺的追求上,他将其提升至“道”的地位,大大拓展了武学的可能性。而这种力量的取得,则必须经由武道追求的过程,不但要对抗敌人,更要击败自己、不断地试炼自己的最大极限,进而以武道进窥至道!黄易认为:“任何技艺事物都可升华至道的境界,包括‘解牛’的庖丁在内,正是技进乎道。所谓“物物一太极”,任何事物均有更深一层的易易等待挖掘。”武道对他来说,是“人类超越自己幻想中的一种可能性,具有永恒动人之美,若止於技艺,只属於下层而已”。  

  在小说中,对於武道原理的探索与突破,尤胜於华丽玄奇的招式和技巧。他更将“无招胜有招”的概念,以另一种形式具现;超越利器、功法的气势与精神力,可以穿透空间直探敌人心灵,乱其心神,摧其意志,更凌驾於所有血肉交锋之上。黄易赋予无形的精神气势具体的力量,相对於重物质轻精神的当今之世,无疑是深刻的针砭与反讽。

  生命的采炽与真貌,也是他小说中最常探究、并且著力最深的主题。黄易在人物刻画上,可谓极具火候,不论一出场便是大侠,或是从小瘪三努力往上爬;不管是主角、配角、正派、反派,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与姿采,也都面临著同一张由命运编织而成的巨网,每个人都亟思冲破束缚,活出属於自己的生命。

  究竟在人世的波涛和命运的摆弄下,生命的最大可能性是什么?这想必是任谁都无法有明确解答的难题。但是黄易认为透过武侠小说,能够让生命炽烈发亮,让生命的面貌由已知的纷扰牵绊和未知的宿命中净化出来。“在高手对垒里,生死胜败只是一线之别,精神和潜力均被提升至极限,生命臻至最浓烈的境界。那是只有通过中国的武侠小说才能表达出来的独特意境。”“只有当剑锋相对的时刻,生命才会显露她的真面目。”而透过黄易的文字,你也许可以发现-原来生命也有这种可能性!

  “历史”常是使许多武侠小说更生动精彩的背景要素,在黄易的作品中,读者往往惊叹於他对历史文化及社会背景的深刻认识与娴熟运用用他能够像是重现历史场景般详细生动,同时又令人物灵活地穿梭於僵硬固定的既定史实之中。对他而言:“历史是武侠小说‘真实化’的无上法门,如若一个棋盘,作者所要做的是如何把棋子摆上去,再下盘精彩的棋局。不过,这当然是非常个人的看法,动人的武侠小说是可以以任何形式出现的。但对我来说,抽离历史的武侠小说,特别是长篇,便失去与那时代文化艺术结合的天赐良缘。”这样的观点,也充分表现在他的《寻秦记》、《大唐双龙传》这两部极具历史美感与张力的作品。当然对许多武侠迷最偏爱的格斗过招,黄易独特的格斗美学更可谓卓然出众,备受好评。他极擅於处理对战双方的互动关系,配合他的精神、气势力量,所构成的“气机牵引”及敌我消长,将交锋的微妙处具现无遗。而交手後更是动魄惊心、淋漓尽致。此外,黄易对“群战”的描写更堪称一绝,在其他武侠作品中描写之群战场面,多有分割不连贯及各自为战之弊。然而他却能巧妙架构出首尾兼顾、气势贯穿的氛围,以及牵一发动全身的紧密互动关系,在其作品《破碎虚空》中的“惊雁宫之战”、《覆雨翻云》中的“血战花街”等,均是气势磅礴、凄烈动人的精彩群战,令人大呼过瘾!

  也许有人认为武侠的盛世已过,风光难再!但也有人不断地为武侠辛勤耕耘、开疆辟地!无论如何,要再创武侠小说的另一次高峰并非一朝一夕或少数人的努力所能达成。除了创作者需要更飞驰的想象力、更广博的观点和更突破的艺术表现,重要的还需要读者们的支持,使武侠有生存的市场及延续的机会。

  对於好的武侠小说的条件和未来前景的看法如何?黄易如此回答著:“我想我还不够资格去订下好的武侠小说应具备什么条件。凡是能令我废寝忘食地读下去的武侠小说,便是我认为好的武侠小说。而引人入胜的方法,更是数之难尽,只待有心人去挖掘。从这个角度去看,武侠小说该是有无限前景的。”

  黄易正是努力提供武侠小说无限可能性与生机的作者,而他的读者同样也占了一半的功劳。正如黄易笔下的大侠浪翻云-“唯能极於情,故能极於剑”,也唯有对武侠用情至深者,才能写出好的作品、才有永不缺席的武侠人。愿以这句名言,作为黄易和他读者的注脚。

闪耀的武侠科幻新星——黄易专访  

〖阅读黄易的小说是一种享受〗  

黄易的小说不仅文笔流畅、容易阅读,你还可以从他鲜明跳脱的文字中看到影像画面;从细腻的建筑环境描述、人物的内在思想,乃至于触摸不著的精神力,到整个气氛的烘托,使你不期然地跌入那个满是虚虚幻幻,又似假似真的世界;更重要的是,故事情节往往出人意表,不看到最后一章、最后一字,你永远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局发生。科幻小说如此,武侠小说亦如是!如果说故事剧情是一部小说的骨干,那么小说中所要阐述的作者思想,便是小说的灵魂。你可以在黄易的小说中读到包括历史、天文、医术、科学、宗教、宇宙奥秘、艺术美学等上天入地的学问知识,但更重要的是他对于生命哲学的省思。

正如他所说:「每一个生命都只是永恒里的一小段插曲,智慧或愚笨、英雄或懦夫,亦不外是不同的经验;从不同角度去体会生命,在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分别。」所以不论你现在位高权贵,或只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只要你能尽全力享受生命,一尝生命甜美,那就足够。

因此我喜欢黄易的小说。

现在就带各位前往香江拜见这位90年代轰动华人世界的新武侠顽童--黄易!

〖与武侠结缘始末〗

问黄易为何会走上写小说这条路,他竟给我一个劲爆的回答:「本来是想当画家的,所以才会进入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不过觉得自己的画实在上不了台面,只好作罢!」在他的书桌前方就挂著一幅他的画,其实画得挺有味道的呢!

黄易自称会踏上写武侠科幻小说的过程,其实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只是从小就喜欢看武侠小说,更喜欢幻想;刚好多年前香港有一本名为「武侠世界」的杂志,专门刊载武侠小说,于是写了生平第一篇六万多字的武侠小说投稿,结果获得采用,于是便正式开始他写作的生涯,并在该杂志上陆续刊登他的作品,包括有第一部武侠小说--破碎虚空、荆楚争雄记和覆雨翻云第一册。

黄易也道出当年他尚未成名前,四处请人出版小说遭拒的惨痛经验,负责人总是连看都不看一眼就丢在一旁。直到有次,博益出版社刚好有位编辑无意中看了被压在负责人处的荆楚争雄记,立刻大力向上推荐,但是负责人却以「武侠小说没人买」拒绝,负责人说若是科幻小说就可以。黄易于是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写了第一本科幻小说--《月魔》,因此《月魔》成了第一部正式出版的书,并从此踏入武侠与科幻小说的创作。

说完这段故事,黄易笑了笑,他说之后他的书畅销了,负责人也终于看了荆楚争雄记,还写了一张字条给他说「你的书很好看!」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心目中的武侠世界〗

黄易最欣赏的武侠作家是金庸与司马翎,尤其是司马翎,觉得他是目前台湾武侠界的第一把交椅,他认为其作品非常有内涵,而且将人性写得非常真诚,毫无虚假。他不讳言地指出其武术方面所重视的精神与气势,是受了司马翎的影响,不过他们两者之间还是有非常大的差别,主要是他的作品更著重于玄幻,希望「藉武道以窥天道」。

笔者谈到在他的书中看到许多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包罗万象的内容时,黄易谦虚地表示,他其实只是兴趣比较广泛,喜欢思考,学过古琴、瑜伽、算命风水、建筑艺术等,最重要是喜欢看书,什么书都看。他笑著说现代年轻人说喜欢看书,其实如果还没有到达进入一家书局,就立刻知道什么书摆在什么地方的功力,就不能算是喜欢看书。听得小女子我冷汗直流呀!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果然必须建立在丰富的知识上,才能令人著迷,否则像我这样,再丰富的想象力都像是作白日梦般罢了!

喜欢将历史加入武侠小说,是要让小说具有真实的感觉,因为若没有了真实感,那些武林人士整天打来打去,会变得不知为何而战,读者也会失去阅读的兴趣。

在他的思维中,现代人写的小说必须具有电影视觉分镜的效果,让人见字如见一幕幕生动的电影,让不爱看小说的人都能接受且上瘾,那就成功了。

你无法在他的小说中看到忠奸分明的人物,正如现实的人生中,你永远弄不清楚一个人到底是忠或奸,其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别人!他只是希望忠诚地描写出平凡人都有的七情六欲,不论是大侠或小瘪三,遇到棘手的事同样会害怕,遇到美女会流口水,不同的只是用他们不同的力量去化解各种难题,活出属于自己色彩的生命。

〖心目中所谓的好游戏〗

黄易其实是一个标准的电脑游戏玩家,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任何类型游戏都玩,但还是较偏爱策略类,所有经典知名的游戏全逃不过他的手掌,从早期的三国志一代、Ultima系列、StarFlight,到现在暗黑破坏神、异尘余生、魔法门系列等都一一破关,现在则正与魔法门之英雄无敌III奋战中。

「一个游戏只要好玩、有创意就是好游戏!」他缓缓道出多年玩游戏的心得。在他心中,一款游戏只要容易上手,然后又有深度,便是一款好游戏,值得一玩。

黄易语重心长的指出:「现在的游戏太多,选择太多,我们不能只靠做的是中文游戏,就一定可卖给讲中文的人;做游戏要有国际观,要比别人先走一步,不能老是跟在后面,用旧有的东西,那总有一天会被淘汰。与其做一百款中等游戏让人玩没两天就丢在一旁,还不如做一款市面上从没有过的顶级游戏,让人记得一辈子!最重要的是创意要大胆,然后看你如何包装这意念,包括画面、剧本、引擎缺一不可。」黄易指著脑袋,说道:「人最大的价值,就是这里,就看你如何去开发了!」  

对于小说改成游戏难免会有变动的地方,凭著多年玩游戏的经验这点他倒看得很开;他觉得游戏和小说在本质上就不同,就像在破碎虚空小说中,传鹰与八师巴的打斗是根本不分胜负的,两人藉由精神交会,体验了一场生命的超时空之旅,窥得天地奥秘。这样一场戏,在游戏中就很不容易表现了,因为玩家都是扮演男主角,每个都想成为像传鹰那样的英雄人物,所以如果游戏中让传鹰赢了这场比试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不管改编何种小说或漫画,程式应该不是想要如何把整个故事剧情交代完就算,最重要的是要如何把原本的精神表达出来。终归一句话,还是好玩有创意最重要!」黄易笑著又强调了一次。

对于破碎虚空这本小说,黄易显然情有独锺。「曾有许多人和我商量要将破碎虚空画成漫画,但我一直不愿意,怕被画差了;因为这本小说讲究的是意境,它是我的第一部小说,写时完全没考虑到读者是否会接受,完全是自娱,可能写作技巧与布局都没有现今成熟,不过却是最真诚的。」他进一步指出破碎虚空乃是出自一首禅谒:「明还日月,暗还虚空」黄易解释道:「通常我们只看到发亮的星球,以为那才是宇宙的代表,其实虚空才是宇宙的真我,只有当虚空破碎时,我们才能超越宇宙脱茧而去。」

〖尾声〗

黄易非常重视个人生活,因为喜欢大自然,于是毅然隐居在大屿山,享受大自然的奥妙。他写作的地方就是面向一片大海,海风徐徐吹来,非常的舒服。他的书房不仅藏书多,还有许多各式各样音乐CD,一套极棒的音响,流泄出跳动的音符,让他可完全放松精神。

最吸引笔者的是约20寸的大电脑萤幕,除了写作,大部份的时间都花在玩电脑上。除此之外,还有就是黄易与黄太太给我的深刻印象了。黄易与黄太太不仅没有名人的架子,还很平易近人且非常热情。你能相信吗?从大屿山的码头到黄先生家近40多分钟,黄易竟然一路上帮我背又大又重的行李,还谈笑风生地与我们说说笑笑,让我深受感动。

与黄易先生的访谈中,让我受益不少。在闲谈中,他竟然说著说著就蹦出许多个非常具有创意的游戏剧本出来,让我瞠目结舌。如果能请到这位大师来当游戏作家,肯定相当有趣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